誅仙之陸雪琪-淫女道 續

這個是接a5702133發的帖子,目前我找到的最完全版(話說這個無名作者好久沒更新,基本太監了)

決戰前夕(上)

  吳昊一頭霧水地被田靈兒拉到了思過崖,最近嬌妻的行為真是越來越讓他難

以理解了。且不說前陣在床上變得如此熱情似火,現在又天天粘在思過崖不肯回

家。如今居然硬拉著自己來到思過崖——真是莫名其妙。

  思過崖除了在這裡軟禁的陸雪琪外還有什麼人麼?吳昊嘟囔著,抱怨著,但

是還是被田靈兒生生拉來了。

  「陸師姐!我回來啦……」田靈兒歡快地推開沉重的鐵門,伴隨著「吱啦」

一聲,陸雪琪衣不蔽體地暴露在了吳昊的眼前。

  「啊……」陸雪琪慌忙拉起身邊的薄毯,裹在了身上,這種楚楚可憐的姿勢,

反而更加映襯出她美妙的身體曲線,使之更為誘人了。吳昊一時間也沒反應過來,

青雲門的絕色女俠前面居然赤身裸體地暴露在自己的眼前,作為男人,定力再強

也難免想入非非。

  更何況室內的空氣中漂浮著令人心神動蕩的香味,吳昊的下體不自覺地鼎立

了起來。好在田靈兒「咯咯」的笑聲把他拉回了魂,他干咳了一聲,頗為尷尬地

說道:「陸師妹……近來可好……」

  陸雪琪盡力縮到牆角的陰影之處,低聲道:「還好……」房間裡又陷入了令

人尷尬的沉默。

  就在吳昊思索著如何脫身的時候,田靈兒突然一把扯過吳昊的手,安撫在自

己豐滿的雙乳之上。

  「靈兒!?你干什麼!唔……」田靈兒用櫻桃小嘴堵住了吳昊的質問,白蔥

般的玉手不安分地撫摸著吳昊的下體。當著其他人的面和愛妻親熱,吳昊做夢都

沒有想過。從小師尊教導的禮義廉恥裡面也沒有出現過比這更加荒誕的情景了。

  慌亂之中,吳昊感到自己吞下了什麼東西,但是他沒有在意,反而一把猛力

推開嬌妻,氣憤地吼道:「你干什麼!」田靈兒絲毫沒有怒意,仍然咯咯媚笑著,

轉而把豐滿的身子貼了上去,一下把手伸入了吳昊的褲襠之內,手握陽具套弄起

來。

  「你……啊……」吳昊突然感到一陣熱流從下體湧了上來,催動著高昂的情

欲,居然一下使自己的意識開始模糊起來,「你給我吃了什麼?靈兒……」

  吳昊勉強運動真氣,想把藥力壓下去,但是貼身女體的誘惑,加上陽具的刺

激,讓他一時難以得逞。

  「當然是『欲春利剛丸』啦……」田靈兒嬌聲回應著,一邊用手扯弄著自己

身上的衣服,將肉體更緊地貼住了吳昊,「吳師兄,你就好好愛我吧……」

  吳昊覺得自己正在失去意識,屈從於肉體本能的欲望。一邊的陸雪琪因為沒

有穿衣服只能傻傻地看著這莫名的一幕,靈兒到底要干什麼!?瘋了不成?等她

回過神來再看吳昊的時候,陸雪琪發現吳昊已經失去了理智,一邊雙手抓弄著田

靈兒的雙乳,一邊撕碎她的衣服。

  「啊!陸姐姐快來救我啊……」田靈兒看似很痛苦地向陸雪琪求助,出於本

能地,陸雪琪站起身向前邁了一步。就這麼一步,她一把被田靈兒拉到了吳昊的

懷中,身上的薄毯隨之滑落到地上。

  此時的吳昊就像一頭發情的野獸緊緊抱住了陸雪琪,雙手瘋狂地在陸雪琪的

全身撫弄和揉捏,而田靈兒卻順勢解脫出來,在一邊嬉笑著看著狼狽的陸雪琪。

  「你到底要干什麼……靈兒……」

  「陸姐姐,我想過了……」田靈兒用一種飄忽的語氣說,「我們之間親熱終

究不如男人給你的快樂巨大,我擁有什麼,作為好姐妹你也應該擁有什麼……我

要和你一起分享我的丈夫!」

  自從被換了魂魄之後,陸雪琪一直陷入金瓶兒的淫術之中,唯有最近雖然日

日與田靈兒纏綿,但是淫術對陸雪琪的控制卻不如往日那般強烈,陸雪琪也慢慢

回復了幾分神智。在這種情況下,陸雪琪立刻感到了田靈兒的異樣。

  同樣身為女人,陸雪琪知道對於自己深愛之人的愛戀是不可能和另一個女人

分享的,田靈兒怎麼可能會說出這麼荒謬的主意!?

  「吳昊是你丈夫啊!他是你的丈夫!」陸雪琪在吳昊粗野的懷抱中掙脫不過,

她甚至恐怖地感到吳昊的下體正堅硬地頂在自己的臀部,緊急之中,陸雪琪只能

向田靈兒高叫起來。

  被陸雪琪這麼一喊,田靈兒原本迷茫的眼神仿佛清澈了幾分:「吳昊……吳

師兄……」

  「唔……」蘇茹又一次感覺自己臨近了高潮,但是任她如何抽弄下體,也無

法再進一步。自從被秦無炎內射之後,她體內的淫蠱好似嘗到了甜頭,催促般地

增大了媚藥和挑逗的頻率。

  又經過了5天的忍耐,蘇茹感到自己的身體和精神都已經達到了極限。即便

是手淫也已經無法達到任何輕微的高潮了。剛開始只是整個身體發狂般地要求性

交,而現在肉體的欲望已經徹底控制了精神,她覺得只要有任何一個男人在場,

她都會毫不猶豫地撲上去。更殘酷的是,只有秦無炎的精液才可以解性欲之苦!

  蘇茹徹底絕望了,再這麼下去,宋大仁肯定會發現的。唯有找上秦無炎,先

解除目前的窘境再說,到時只要稍有緩解,與他拼一場,看看能不能弄到解蠱的

方法。抱著這種想法,蘇茹打開了秦無炎留下的包裹。

  包裹裡面是一封信和一件黑色網狀的緊身衣。信的內容只有寥寥幾句:「裸

身穿衣,後山竹林。」

  蘇茹勉強克制著肉欲,紅著臉穿上這淫亂的緊身衣時,除了羞恥之外,她還

感到一種興奮……這是件怎樣的衣服啊,細密的網狀蕾絲,套裝的樣式,但是上

面卻拉不到肩部,只能露出半個胸部和粉肩。

  因為裸穿的關系,前面兩個乳頭陷入網格之中,呼之欲出,而下體處卻被一

塊皮革牢牢遮住。被淫蠱改造過的美艷肉體,在緊身衣的村托之下,不僅曲線畢

露,還增添了誘人的性感。

  蘇茹在鏡子前面猶豫了半天,最終仍然抵制不了性欲的催促,略微打開窗子

看了看外面沒人,便奪門而出,徑直向竹林跑去。隱伏在竹林相反方向的秦無炎

緩然踱入門內,從懷中拿出一封信放在蘇茹房內的石桌上,惻惻一笑:「好戲就

要開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