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學園物語1-3 作者:黃

青春學園物語1-3 作者:黃

青春學園物語(1)

  手機鈴聲大作,把我從甜美的夢鄉吵醒。

  「點名。」

  勉強睜開沈重的眼皮,手機另一端只留下簡短的兩個字,而我整個人彷彿當

機的電腦被重新啟動。

  三分鐘內梳洗著裝完畢。

  十秒鐘後,從學校側門潛入,快速地穿越寬敞的校園,神不知鬼不覺地在大

教室裡匍伏前進,冷靜地鑽進阿志幫我預留的空位中。當老師輕聲喊到我的名字

時,我神色自若的以高分貝回應。

  ……Safe!!!

  老師臉上的表情帶點驚訝與不甘,畢竟,本次點名突擊極有可能就是專門為

我量身設計的,但非常可惜,一山還有一山高。至於其他被劃上紅字,不幸陣亡

的無辜同志們,敝人心裡也感到萬分悲戚。

  我是一個平凡的大學生。

  就讀私立K大學。

  不在乎成績,也不考慮研究所,大學生活過得十分愜意,然而有幾門課卻特

別難搞,這就是當中一門……

  莫名其妙的課程繼續,連課本都沒帶的我昏昏沈沈地希望延續方才未完的好

夢,然而,從教室起伏的坡度向下望,整片滑順柔亮的漆黑瀑布映入眼簾,彷彿

萬丈瀑布直接沖在頭頂,令人精神為之一奮。

  她的名字是:雯文。

  

  雯文永遠坐在第一排正中央。視野最好,距離老師最近,近到幾乎可以被老

師口水噴到的好學生專用座。

  雯文是我們的班花,也是系花。

  理工科系一向男女比例懸殊,在寥寥無幾的狀況下,什麼班花、系花都算是

象徵性的稱呼,根本缺乏實際意義,可是,這幾屆情況大不相同……

  系上有雯文。

  雯文雖然是班花,卻不是熱到噴火的超級辣妹,而是秉持著工學系女生優良

的傳統,屬於模範生型的美女:

  單純由打扮看來,臉上黑色粗框眼鏡式樣老舊笨拙不說,服裝則是永遠純白

襯衫配長裙,鈕扣則是緊扣至脖子,呆板的模樣看起來不像學生,簡直像是年輕

的助教或講師。

  但是,樸素衣裳下的身材苗條修長,濃纖合度,一百七十幾公分的出眾身高

令男生難以直視。高聳的鼻樑特別挺直,顯得倔強又高傲,兩道劍眉則讓她的眼

眸英氣勃勃,看起來唯一比較女孩子氣可愛的地方就是一頭烏黑及腰的秀髮。

  外在的負面裝飾掩蓋不住雯文的魅力,反而讓更多男生因此瘋狂,妄想征服

未知的頂癲,那知性與美麗混合的奇妙氣質在現今校園中,實在不多見。

  然而,身為美女同班同學卻沒有任何近水樓臺的福利可言,因為雯文不但是

個真正的冰山美人,還暗藏浮冰陷阱,隨時隨地會雪崩。

  大學生活總是來往於教室與圖書館之間,據內線消息指出,她一直希望以優

異的成績轉學到一流的名校•T大。

  而麗的花朵總是會引起狂蜂浪喋的覬覦,每天在她面前耍帥,裝酷,搞怪,

企圖吸引美女的青睞的男生多不勝數,但冷漠的雯文從來不給以顏色。

  「有時間忙這些,不如多用功。」

  「難道你上大學的目的就是為了交女朋友嗎?」

  話中不帶髒字,平淡的語氣也稱不上嚴厲,但美麗的雙眸間流洩的鄙視與冷

漠,縱使是全班臉皮最厚,百折不撓的「聯誼王子」也承受不了這般打擊。

  無論多帥的男生在雯文眼中宛如垃圾,令其他女孩心動的情歌似乎只會干擾

她唸書的情緒。我想可能只有課業上的表現才能讓冰山美人動容吧,可是,我又

想不出系上那位同學的成績比她還要優秀。

  古語曰:「可遠觀,不可褻玩焉。」

  其中簡單的道理我早就參悟了,無論如何,只要忽略雯文冷傲的脾氣,單純

欣賞美女的風采還是十分賞心悅目的樂事。

  吩咐我擦去嘴角因睡覺兼看美女所淌流出的口水,阿志用拐子輕輕撞了我一

下,眼神向後一瞄……

  ……嗯。

  除了前方的美女,我身後還坐著另一個小美人。

  巴掌大的瓜子小臉襯著漫畫般水汪汪的雙眼,帶著令男人心碎的幽怨眼神,

滑嫩的肌膚有如布丁般可口,飽滿的櫻唇不經意露出一顆小虎牙。

  楚楚可憐的模樣大概會引起某些的男性保護弱小的正義感,將她緊緊擁入懷

中疼愛。而對另一些變態的禽獸來說,還會激起把她擁入懷中,然後,把粗大的

○○放入△△中,先XX,再狠狠地★★,最後,盡情○X◎★△……

  這位有點陌生的美女並不是我們系上的同學,卻常常出現在我們班的教室,

根據阿志精密的計算,她上課的出席率好像比我還高。而且,不知道是巧合,還

是錯覺,她永遠坐在距離我後方兩排的位置,甚至,我多次感覺到她悄悄注視我

的目光。

  ……原因不明。

  事先聲明,我絕對不是那種自我膨脹,以為女孩都會情不自禁,瘋狂愛慕我

的自戀狂。畢竟,扣掉梁朝偉的憂鬱氣質,F4的帥氣臉孔,還有阿諾的壯碩體

格之外,我只是個普通人罷了……

  「大概是修輔修吧?」

  「不是喔,小考從來都沒看過她,好像只是旁聽而已。」

  旁聽電磁學與工數?

  依我看是想找間人口密度稀薄的教室,解決嚴重失眠的困擾吧……

  我大剌剌打了個呵欠。雖然有美女以供欣賞,但上課依舊是令人那麼難以忍

受,尤其痛苦而無聊的時刻總是特別慢,終於,在鐘聲響起的十分鐘之後……

  「我靠,居然下雨了。」我對著飄雨的天空咒罵道。

  「昨天氣象有報,我幫你多帶了一把,庭婷在等我,我先走了。」阿志遞給

我一把雨傘,平靜地說道。

  人影迅速地消失在地平線的另一端,我還陶醉在友情的溫暖之中,只見我一

用力撐開雨傘…

  這隻傘竟然是粉紅色!

  He……Hell……Hello Kitty

  窄小的傘身根本遮不住我180公分高大威武的身軀,我馬上把心中對阿志

的感激拋到九霄之外。

  它該不會是為了欣賞我出糗的鳥樣,才不辭勞苦地幫我帶傘吧?

  縮著頭,彎曲著身子,我像個套著枷鎖的逃犯在雨中疾行。就在朦朧的視線

中,屋簷下一個單薄的背影正微微瑟縮。

  我憐心大起,立刻迎上前去。

  「要不要一起撐傘?」

  聽見我捏著嗓子的親切話語,那女孩慢慢轉過頭來……

  精緻的五官彷彿藝術品般完美,無論是耀眼的雙瞳,還是秀氣的鼻子,甚至

頰上的淺窩,都配合地無懈可擊,美到難以想像。

  濛濛細雨中,雪白的臉龐沾著晶瑩的水珠,顯得格外清麗,白皙的肌膚在水

光的反射下幾乎透明。半濕的衣衫緊貼著,展露出上半身玲瓏的曲線,天鵝般的

頸子接到胸前完滿的圓弧。

  我呆住了。

  望著滂沱大雨,望著一臉傻樣的我,她的表情有些許猶豫。

  對兩個人來說,這把傘實在是太小了……

  「不然這樣,妳先一個人撐,等妳到了之後,再回過頭來接我好了。」我把

傘遞給她,一本正經地說道。

  「那還不是一樣……」

  緊繃的玉容解凍,突然綻放出燦爛的笑靨,宛如繽紛盛開的春花,我心中不

禁再度一顫。

  纖細的身子慢慢縮入傘中,我們默默地在雨中漫步,這時後,心頭突然浮現

出「詩人」中浪漫的歌詞:

  喜歡上可以將身體靠近你的雨天……

  傘下彷彿另外一個世界。

  全身的感動集中在她身上,嗅著淡淡的清香,吵雜的雨聲與身旁其他的畫面

剎時變的模糊,好像連時鐘都停止轉動。

  不經意碰觸到她的香肩,她的身體輕輕震動,卻沒有避開那直接的接觸。除

了滑膩的觸感、奇妙的彈性之外,她溫熱的體溫彷彿點燃了引信,瞬間在我心頭

爆炸,連我撐著雨傘的手都開始顫抖。

  經過三分鐘的路程,我們停在商學院大樓前。

  「到了喔。」我淡淡說道。

  她望著我半邊完全溼透的肩頭,溫潤的紅唇微張,似乎想要開口,又彷彿在

等待什麼。

  「謝謝……」

  一陣沈默後,她留下告別,緩緩離去。

  只是單純以微笑目送她,我並沒有開口問她的芳名或聯絡電話……

  並不想以所謂「不純的意圖」汙染原本發自至誠的善意,雖然,我不否認女

性窈窕的背影也是誘發我善心的原因之一。

  一切看緣分吧。

  如果我們有緣,就一定會再相見……

  當然,還有一個小小的重點。

  她的提包上別著某高中的紀念徽章,加上她手中書本依稀可見「會計」二個

字,有這幾條線索我哪怕查不到她的身份。

    ***    ***    ***    ***      

  深夜。

  鐵門早已拉上的泡沫紅茶店。

  美麗的店員小姐倚在櫃檯上,性感的豐唇塗抹著紫紅色的脣膏,原本過度冶

艷的顏色,在那輪廓極深的皎好玉容上則顯得恰到好處,特別捲翹的睫毛勾動我

內心的悸動,紫色的眼影深深劃過我腦海。

  我壓著她,舌頭穿過開啟的唇瓣,與她的香舌交纏吸吮著,比蜂蜜還要甜美

的唾液流入喉中。

  唇分。

  「不是說要買紅茶嗎?」她輕輕喘息,微笑說道。

  「好啊,這家店最有名的好像是超Q的珍珠嘛。」

  我隔著T恤輕輕按揉著鼓起豐滿雙乳,防護玉體的胸罩在擁吻時早已經被我

扯開了,放縱的彈性在指上躍動,我在乳峰頂端集中攻勢,不一會兒,乳尖已經

悄悄發硬了。

  反手掀起T恤,混合著香水味的誘人體香散發出來,令我一陣頭暈,而淡淡

的汗水味讓一切更加真實而濃郁,碩大隆起的雪白上頭,兩圈嫣紅鼓漲起來,兩

顆嬌嫩的粉紅珍珠在我舌尖上滑動。

  「果然很好吃,好甜,好Q。」

  「……死相。」

  「下面還有一顆喔。」我淫笑道。

  破舊的牛仔褲褪至膝蓋,與隨性的搭配相反,在山巒溪谷起伏之間,黑色的

T字陷入無瑕的潔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