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交易

第一章

我總是喜歡帝都的黃昏,寧靜祥和,尤其是當我忙完了一天的繁重事務,換一身便裝,帶上下人們早已準備好、同時也是帝都各大勢力都心知肚明的假身份,走在前往某個銷魂窟的路上的時候。

我的真身份是什麼?這一點也不重要,反正,在這個劍與魔法的世界裡,我就是這個帝國唯一的意志。

斯普林區是帝都北面的一片居住區,就在皇家花園背後,居住者大多是一些低等貴族和中層官員,環境幽靜卻也沒有什麼惹眼的深宅大院。

按著底下人供上來的地址,我敲響了一處普通小院的大門,順手給了藏在暗處的小狼狗們一個安心蹲守的手勢。

門很快就開了,開門的是個三十來歲的壯年漢子,面相頗為端正,上下打量了我幾眼:“這位少爺,可有什麼夠分量的憑證?”

雖說是便裝,但是出來休閒我也不會穿的太平常,非富即貴的外表可以省去很多麻煩,伸手從衣袋中掏出一方印章樣的東西遞了過去。

壯年男子恭敬地雙手接過,一手出懷裡掏出一個方盒子一樣的小物件,我遞過去的印章正好嚴絲合縫的插進這個盒子裡,印章一插入,盒子立刻從原來灰不溜秋的顏色變成極燦爛的金色——這是一套簡易的身份識別器,燦爛的金色除了證明我掏出的印章是有據可查的真貨,同樣也證明我的身份是有皇族血統的頂級貴族——男子的臉色微微一變,越發恭敬地把印章遞回來,躬身把我引進了屋子。

反身關好大門之後,男子把我帶進了一間看似是客房的小房間。

室內簡簡單單的陳設了一張床、一個衣櫃以及一套茶座,雖然心裡微微有些詫異,但是我深知一個能讓王公大臣頂級豪商們趨之若鶩的銷魂窟應該不會這麼簡單。

果然,那個男子彎腰,不知在何處摸了一個機關,那張小床一下子滑開一邊,露出了一個黑漆漆的地下道入口。

“請吧,少爺。”

男子躬身一引,“小人不便下去,少爺還請自己下去,地道不長,但是有些黑,萬萬小心腳下,地下有人接引。”

我微微一皺眉,這規矩多少有點失禮,不過我也並沒在意多少,沿著入口一步一步地走了下去。

地道不深,走了三十級臺階也就到了底,到底之後前方還有二十來米一段甬道,甬道末端是一扇大門,門前兩側亮著一對燈,加上背後入口的光線,整個地道並不顯得昏暗,我快步走到那扇大門前,擡手稍稍用力,就推開了大門,同時,身後遠遠傳來機關的響聲,背後的光源頓時暗了下去,不過無所謂了,我已經進入了那扇門。

大門後邊是一個大廳,乾乾淨淨什麼也沒有,腳下的地毯檔次不低,四牆雖然乾乾淨淨只有幾根照明的蠟燭,但是從牆面的質感來看,應該是高檔的天鵝絨,

還有心思觀察這些的我真算得上是一個怪人,因為大廳中央明明有比什麼牆壁地毯更值得關注得多的東西——三個跪坐在地毯上的少女。

見到我推門進來,三個少女一齊彎腰下拜:“奴婢見過大人。”

我走上前,借著受禮細細地打量一番這三個少女,雖然極少有機會進出這種銷魂窟,但是大體一套流程我還是多少有些瞭解的,雖然這三個穿著高級晚裝大約十七八歲的少女容姿秀麗,尤其是打頭的這個,以我的眼界亦不得不暗暗讚歎一聲,但實際上她們三個並不是戲肉,和外邊守地道口的男子一樣,她們只是接待賓客的下人而已。

三個少女行完禮盈盈起身,打頭的那個道:“大人應當是第一次光臨,依敝處的習慣,還請大人隨我們過來先挑選一下玩偶。”

“玩偶。”

我聽到這個詞不由得也是心底一動,“好,帶路。”

三個少女又是彎腰一禮,然後帶著我從大廳右側的一扇門進了一道走廊,一路走了約莫有二十分鐘,上上下下的甚至經過幾處樓梯,終於,少女在一間房間門口停了下來打開了門領我進去。

“嗯?!”

這次進門我完全沒有注意到什麼環境,直直地被房間裡的“東西”吸引了,那是四個燭臺——四個不到二十歲身材曼妙的少女一絲不掛的以後背支地,雙手抓住張開到極致的兩條秀腿,雙腿間雪白無毛,粉嫩的陰唇花徑毫無遮掩的暴露在空氣中,四支細長的白色蠟燭分別插在四個少女的後庭處。

我咽了一口口水,身上不由得有些發熱,顧不得多少,快步上前走到其中一個“燭臺”面前,她容貌秀麗得很,絲毫不輸那三個引路少女,一對乳房大小適中,或許因為倒置的緣故,形狀呈現及其完美的倒碗型,借著燭光細看,她應該不是先天白虎,而是剔出來的,不過兩片粉粉嫩嫩的陰唇十分精緻,因為雙腿分開到了極致又是倒置,陰唇也有些分開,燭光下從花徑內看進去,一道淡粉色的薄膜微微閃著一點光,我有點吃驚,伸出手用兩個手指撥開陰唇,那微微閃光的果真就是處女的象徵。

“大人不必驚訝,敝處的玩偶除了一些特別類別的,一般在見客時都是嶄新的。”

耳邊傳來了帶路少女的話音。

我沒顧得上答話,兩隻手離開“燭臺”的花徑,摸了一摸她的光潔粉嫩的臀部——細緻嬌嫩滑不留手,又微微彎腰,細細把玩了一下那對乳房,仿佛兩團精面細膩柔嫩,感覺很不錯,突然我注意到她的表情,她竟然在微笑,很難形容的微笑,仿佛我和她現在正一起衣冠楚楚的坐在午後花園裡飲茶聊天,而不是她一絲不掛地倒立在這個密室裡,後庭插著一支蠟燭任由我肆意把玩著她誘人的胴體。

我放開手直起身,回過頭想招呼那三個接引少女,沒想到一回頭,發現原來這個房間裡並不只有四個“燭臺”,另外還有一張非常寬大的沙發床,床上還有

兩個粉白的胴體——四個燭臺本就是圍繞著這沙發床佈置的,偌大一個房間只有四根手指粗細的蠟燭照明本就有些昏暗,偏偏最亮處又有很亮眼的風光,錯過這主要內容也不為過吧。

我走過去,床上的粉白胴體原來是兩個頂多十五六歲的少女,一絲不掛地跪在床上,樣貌比“燭臺”稍稍勝出幾分,難得的是兩張小臉是十足的童顏,兩對白的發亮的乳房不僅形狀不輸“燭臺”,體積上穩穩的大了一號。

一見我過來,兩個少女立刻起身下床,替我脫起衣服來,我因為早有計劃,出門本就穿的不多,兩個小美人三下五除二就把我脫了個乾淨,其中一個本來還打算替我穿上床邊的睡袍,但我沒等她們反應過來,兩手一張一邊一個抱住就往沙發床上一倒,一番揉弄之後總算是躺平了,兩手各抓住一隻玉乳細細把玩,這兩個小美人卻跟那“燭臺”不同,表情豐富不少,逢迎之中帶著幾分羞意。

沒等我有下一步動作,那個帶頭的帶路少女湊到床前:“大人且慢,這些只是敝處奉送的開胃小點,還請大人先挑選主菜,再細細享用這些開胃菜不遲。”

“嗯?”

我一愣,這裡不管是“燭臺”還是床上這兩個童顏少女,資質都已不俗,沒想到竟然只是開胃菜,“開胃菜?這幾道開胃菜挺不錯的啊,有沒有的多,我可以多享受一下。”

帶路少女道:“大人喜歡什麼,敝處就提供什麼,這開胃菜也是有的。”

說著彎腰從沙發床的暗格裡抽出一本菜單來,我剛才把玩過得那個燭臺自己拔出了蠟燭,一翻身站了起來,走過來從帶路少女手裡接過那本功能表,遞到我手裡,然後舉著蠟燭爬上沙發床替我照明。

我接過菜單不忙著打開,一把抓住右手邊童顏少女的頭髮,輕輕地把她的頭往我早就硬的像鐵棍一樣的小兄弟面前一按:“舔!”,又沖左邊的童顏少女比了個手勢,她識趣的挪過身,和她的姐妹一起給我做起口舌服務來,然後一把攬過“燭臺”,摟著她翻開了功能表,其實真要把玩的話,乳房還是像燭臺這樣不大不小適合手型的最好玩。

菜單第一頁就寫著:特色推薦:家居玩偶套裝,燭臺本就叫燭臺玩偶,童顏少女的品名原來是靠枕玩偶,我擡眼看了看帶路少女:“燭臺和抱枕還有多少存貨?我全要了。”

帶路少女略微頓了頓:“大人,燭臺和抱枕的存貨不少,假如全部拿過來,這個房間恐怕裝不下啊。”

“那有外送……等等”我家的住址比較特殊,外送麻煩了,沈吟了一下,問道:“呃,我家也不太方便,你們有沒有什麼解決辦法?錢不是問題。”

“有,”帶路少女又彎腰拿出一本功能表,“敝處同時經手一些外宅。”

我接過來打開,原來都是一些帝都近郊的小別墅,外表看上去平平常常,但內部大多經過改造,尤其是都有地下密室的結構,另外還配有僕役和特別的調教師等,我翻了一翻,隨便挑了一處交通比較方便的:“就這裡了,你這裡還有多少燭臺和抱枕,我都要了,給我送到這裡。”

少女接過功能表,又彎腰在暗格裡摸出一些魔導道具:“大人,請讓我幫您過戶。”

我拍拍一個抱枕的翹臀,讓她給我把衣服拿過來,然後從衣服裡掏出剛才那方身份印,隨手往帶路少女手裡一丟,帶路少女趕緊接住,然後一番操作之後,先把房子過戶了,然後擡頭道:“敝處現在還有燭臺六十座,抱枕二十二個,是否一次過戶?”

“廢話。”

我一邊愜意地享受著兩個抱枕的口舌服務,一邊在燭臺的身上上下其手,兩個抱枕的口技略有些生澀,但是技巧卻極其豐富,而且挺會把握尺度的,兩條小粉舌在我小兄弟身上來回遊走,卻小心翼翼地避過那些最敏感的點,讓我舒服之餘又不至太早就敗了興致,燭臺也挺不錯,不管我怎麼玩弄,甚至兩指在她小肚皮上用力地掐了個青印子,她始終面上帶著那種溫和平靜的微笑,而花徑裡卻是潺潺流水不斷,尤其是我用力掐的那一下,她下身猛的噴出一股水流,臉上也泛起一片紅霞,表情雖然沒變,但有點經驗的都知道,她來了一次小高潮。

雖然只是幾句話的功夫,我卻覺察到,抱枕應該是受過各種技巧訓練的床上玩具,而燭臺,則應該是特殊的受虐體質,剛才在功能表上,兩者的價錢都不便宜,六十個燭臺和二十二抱枕的價錢我是略微掃了一眼就知道超過那座外宅別墅甚多,所以帶路少女還多問了一遍,但是錢這東西,對我來說當然完全不是問題,光是掛鉤現在這個假身份名下的私房錢,就夠買下半個帝都了。

功能表上前幾頁很簡單,就是一些交易細則,這裡所有的女孩都被稱為玩偶,都是要客人完全買斷的,可以帶回家也可以寄存在這裡下次再來玩,當然寄存在這裡也是要收費的,不過不用擔心一物賣二主,這裡的老闆還是極有勢力和信譽的,然後是玩偶資質的說明,譬如燭臺、抱枕,按照這裡標準都是B級,指的是資質優秀,但是沒有什麼難得的極品特色,再往上是A級,除了資質不俗之外還往往具備一項極品特色,如名器或者獨門技巧之類的,而最頂級的S級則可以稱得上處處極品,而最差就是那兩個跟從的帶路少女了,C級,雖然以我看來,在外邊的風月場所也稱當得上紅牌了,但在這裡卻僅僅只是粗使丫鬟而已。

之後的內容就是分類的,先是年齡從幼女到熟女分為幾類,然後是按性格和性癖分類,最後是一些額外特色譬如掌握某種樂器什麼的。

瞟了一眼身邊的燭臺,合上菜單:“先來幾個少女類,性格要悶騷淫賤的,性癖要受虐向,最好要S級的。”

少女點頭:“對不起大人,因為S級玩偶數量極其稀少,且資質出眾,所以S級玩偶是只有年齡分類的,不過大人別擔心,S級玩偶精通所有的性格特色和性癖特性,是通用的。”

“是麼?”

“對的,大人您請先仔細查看分級介紹。”

我趕緊翻到分級介紹,原來這本功能表基本上就是挑選A級用的,S級貨源稀少,資質又特殊,所以只有年齡分類,B級沒有什麼大特色,所以都如抱枕和

燭臺一樣做了定向調教,作為特色出售,C級則都是一些添頭,剛才我買下的外宅就配送十二個C級作為女傭。

“哦,這樣啊。那這裡現在有多少S級貨源?”

“S級一共有7個,少女類的總共有4個。”

“好,都要了,再把剛才我說的三個分類下的A級都帶來。”

說完我把菜單一丟,一把把燭臺手裡蠟燭拿了過來,再把她拖進懷裡,左手用力抓住那滑膩柔軟的酥胸,右手輕輕一抖,老大一滴燭淚頓時滴在燭臺光禿禿的陰阜上,引得她渾身一顫。

“您制定的A級玩偶一共有八名,請您稍等片刻。”

帶路少女完全無視我手上的動作,公式化的說完,然後帶著兩個跟班在床前面的牆上摸出一扇門走了。

點餐完畢,先享受一下開胃小菜吧,我擡擡腿:“往下舔。”

兩個抱枕十分乖巧的離開我的小兄弟,兩條香舌慢慢往下滑去,我把蠟燭吹熄了一丟,然後單手一托懷裡的燭臺:“騎乘位會麼?”

“奴婢遵命”燭臺小心翼翼的在我身上調整了一個姿勢,分開兩腿跨坐在我肚子上,然後兩腿用力略微站起來一點,用手扶住了我的小兄弟,然後猛地坐了下來。

“哼”我感到我的小兄弟幾乎沒有受到什麼阻礙就進入了一個擁擠而溫暖的腔道,燭臺微微悶哼了一下,臉上的表情終於開始變化,從溫和的微笑變成一種妖媚的嬌笑,兩隻手背到身後,雙眼帶著媚意看著我的眼睛,上身前傾把一對椒乳湊到我最順手的位子,兩腿發力開始在我身上不停起伏。

“有名字麼?”

我突然覺得老燭臺燭臺的,真有些便扭。

“嗯……回……主人,奴……嗯……奴婢沒……沒有名字。”

燭臺嬌喘著回道。

“你是個燭臺,那就叫阿竹好了,她們三個就依順時針的次序分別叫阿梅、阿蘭、阿菊好了。”

我又擡起腿,用腳背蹭了蹭正在舔我小腿的兩個抱枕:“兩個抱枕的奶子又白又圓,左邊的叫小白,右邊的小圓吧。”

“奴婢謝主人賜名。”

房間裡零零落落的響起幾聲輕輕的嬌聲。

阿竹的身量頗高,兩條玉腿不僅修長秀美,力量也很好,一上一下的起伏十分均勻有力不說,往下蹲的時候還會做一個緩衝慢慢就位,因此兩人結合處只有些嘰嘰咕咕的水聲,而沒有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尤其精彩的是,由於她的特異體質,只要用兩隻手指少少用力掐一下她柔嫩的胸脯或是光潔緊致的腰腹,我立刻就能感覺到有一陣熱流沖刷我的龜頭,這感覺讓我有點上癮,不知不覺兩手不停的在阿竹的胸腹間掐來掐去,手底也沒輕沒重,等我覺察過來,阿竹白嫩的乳房和小肚皮上就佈滿青紫的斑塊。

有些憐惜的撫摸過那些斑塊,阿竹輕笑道:“嘻嘻……嗯……啊……主人……嗯……不必憐惜……嗯……奴婢……奴……最……最喜歡……主人施虐……嗯……”

看來這地方的調教功夫相當到位,阿竹在我身上起伏了好一會,僅僅是有些喘息,身上絲毫沒有汗意,只有花徑裡越來越熱,而且似乎越來越緊,箍得我十分舒服。

我雙手捏住她椒乳上那一對粉嫩嫩的乳珠,用力一掐:“等下給你配對鈴鐺如何?”

阿竹兩眼迷離:“啊……多……多謝主人……恩寵……啊……”

“呵呵”我扯住那對乳珠用力一拽,阿竹順勢倒在我身上,我雙手一摟吻住她的小嘴。

阿竹識趣地把小香舌伸進我口中。

一伸手又微微掰開她的翹臀,左手中食指插進她剛剛夾住蠟燭的後庭。

阿竹頓時渾身一顫,猛的伸直了身體,我插在她花徑當中的陰莖頓時感覺到一陣陣的熱流沖了下來。

沒想到她後庭原來這麼敏感,稍稍刺激就泄了出來,放開泄身後軟做一團的阿竹,我招招手:“小白,給我清理乾淨。”

小白立刻乖巧的挪過身子,一口把我滿是淫液血絲的陰莖含了起來,小腦袋上上下下動了幾下就把我的小兄弟洗的乾乾淨淨。

阿竹泄了身,但我還沒有發洩出來,正想招呼小白借著剛才阿竹的工作,不想面前剛剛帶路少女離開的大門輕響了幾下之後打開了。

三個帶路少女走了進來先對我欠身一禮:“大人久等了。”

然後兩個跟班少女又反身進入門內,兩人合力搬出一個一米多見方,約四十公分高的箱子放到床前的地板上,然後又折回門內,反反復複一共搬出了八個箱子。

我心中一動,這應該就是那八個淫賤受虐相性的A級少女玩偶了,推開小白和小圓,挺著硬如鐵棍的陰莖走到一個箱子前,招招手:“阿梅過來掌燈。”

剛剛被賜名阿梅的燭臺拔起蠟燭站起身走了過來。

果然,大手筆啊,借著燭光,我看清了箱子上的紋路,竟然是遠行者銘文法陣,這法陣可以有效地減輕箱子的重量,並減緩箱內的時間流逝。

我伸手扳動一下這箱子,看起來很大的箱子約莫只有十來斤的樣子,怪不得兩個少女就可以輕鬆搬動,說明箱子上的遠行者法陣相當的高級,別看這箱子外觀樸素,就是這一個法陣,這箱子就值一個五口之家三年的開銷了。

箱子並沒有上鎖,我隨手一掀,箱子應聲而開,箱內是一個裸女,雙手背在頭後,仰面躺在箱子裡,身上用紅色的棉繩綁成龜甲縛的樣式,一對飯碗大小的椒乳被勒得分外迷人,兩腿被綁成M樣,脖子上帶著一個紅色的皮制項圈,下身和燭臺抱枕一樣剃得乾乾淨淨,兩片粉紅色的陰唇被帶著細鏈子連接到腿根一對金屬環上的兩個夾子夾住扯開,白色半透明的處女膜非常顯眼,後庭處露出一個

銀色的環,應該是插著串珠之類的玩意兒,奇怪的是這女孩帶著一條面紗,只露出掩在栗色大波浪長髮中閃閃發亮帶著濃厚妖媚氣息的一對眸子。

我回頭看著帶路少女:“這面紗是怎麼回事?”

帶路少女躬身回道:“A級以上的玩偶沒有主人之前是不會讓人見到真容的,以免妨礙主人的一些特殊用途。”

也對,一個沒人見過真容的美女可以派上很多用處,一張秘密的生面孔也是一種本錢。

我擺擺手:“直接簽單吧,等下S級的也是,再過來就不要戴什麼面紗了。”

說罷不理會那帶路少女又去拿我的身份印和魔導器做手續,伸手一把撤掉了箱子裡女孩的面紗。

輪廓纖巧的臉龐,峨眉淡掃,瓊鼻直挺,小小的櫻唇含著一個紅色的堵口球,雖然堵口球有些影響表情,但是單單那對眼眉,就洋溢著掩不住的嬌媚放蕩。

彎腰取下堵口球,少女竟然順勢在我手指上輕吻了一下:“奴婢見過主人。”

聲音雖然不比阿竹小白她們更嬌,但是語調裡卻滿滿含著一股淫蕩。

我被她的聲音勾的心頭一顫,心思一轉,一把拉住她後庭上的那個環,一用力猛地拔出一串串珠,然後捏住她的小嘴,一下把那串足有二十公分長的串珠直直插進她的嘴巴喉嚨,直到和剛才後庭處一樣只露出一個環在嘴邊。

箱中少女受了這一下依舊面色如常,只是呼吸微微有些急促。

不錯,技巧很好,我滿意地把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