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美友妻

離上次的同學會也六年多了,阿生這位好同學還是那個樣子,沒想到今

天竟然會坐到他的車子,真是巧呀!阿生開計程車也好多年了,另外還兼了幼稚

園的娃娃車司機,拚老命的賺錢.

        「怎麼還是這麼賣力呀?」阿棋問著開車的阿生。

        「沒辦法呀!賺辛苦錢不認真點哪行。」阿生回答著。

        他們閒聊著彼此的近況,阿生結婚也五年多了,因為自己的問題一直無

法傳宗接代,弄得父母擔心不已。但畢竟年代不同了,真的生不出來,也就認命

了,但阿生的老婆最近常抱怨,為了新買的房子,讓小倆口的經濟變得緊了一些,

讓生活的品質下降了不少,為了多賺些錢好滿足家裡老婆的需求嘍,阿生只得更

拼命的增加開車的時間,也讓自己更加的辛勞不堪。

        而阿棋就不同了,在知名廣告公司上班,幾個令人激賞的創意,讓客戶

滿意的不得了,相對的使阿棋在事業上的發展處處看好。看著多年的老友為了工

作,像拚老命似的,免不了就數落了阿生幾句。

        阿棋這些年來賺的錢,在老婆美美的適宜理財下,愈來愈膨漲,這使得

阿棋想到何不藉由美美的專長,幫阿生一把,因而打了行動電話給美美,問了幾

隻值得投入的電子股,告訴了阿生叫他別忘了去買.

        過了一個多禮拜,阿棋接到阿生的電話,原來阿生當天回家後和老婆小

娟商量,依照阿棋的資訊,把所有的存款都砸下去狠狠的買了它十幾張,現在賺

到甜頭,樂得要請阿棋吃飯,有了這樣的互動後,阿生和小娟便常與阿棋密切連

繫起來。

        小娟因為在股市中嘗到甜頭,乾脆辭去了工作,專心投入股市,每天都

研究各家的走勢,加上有美美這種專業分析的建議,倒是輸少贏多,這使得小娟

對阿棋他們夫妻倆是更加的欣賞.

        由於有了較多的收入,小娟妝扮自己的花費就開始增加,也開始學電腦

……等,讓她自己的生活愈來愈豐富。但阿生的成長腳步明顯跟不上小娟,

於是生活步調的不同便開始造成阿生與小娟感情上的間隙。

        一天,美美因為生理期而身體不舒服,小娟恰巧來電詢問股市資訊,美

美便打電話要求阿棋把她整理的資料送去給小娟。阿棋下班後從公司的電腦連線

回家裡美美的資料庫,叫出了資料列印出來,開著車便往阿生他家裡去。

        小娟開了門把阿棋迎了進去,她今天穿著一貼身的米色洋裝,煞是好看,

阿棋還愣了一下,似乎驚訝小娟的改變。

        小娟今天知道阿棋要來,還準備滿滿一桌的好菜,小娟要阿棋先吃飯不

用等阿生了,因為阿生通常都開車到十點多才會回來。阿棋一來也餓了,加上有

小娟的殷切招呼,一連吃了兩碗飯。

        席間小娟向阿祺抱怨阿生的不懂生活情趣,讓阿棋瞭解了小娟與阿生的

感情裂縫,說著說著小娟就哭了起來,阿棋走過去小娟的身旁安慰她,沒想到小

娟忽然靠了過來,阿棋只好擁著小娟讓她發洩。

        小娟的頭靠在阿棋肩上,隨著哽咽呼出的熱氣都在阿棋的頸邊遊走,讓

阿棋產生了一點悸動。阿棋低下頭嗅著小娟的髮香,慢慢的移到她的後頸,一股

衝動阿棋吻了小娟的後頸,見她沒有排斥,便大膽的一路吻了下去。阿棋用手把

小娟的臉托了起來,看著小娟害羞的閉著眼,阿棋唇便蓋上小娟的雙唇上,溫柔

的吸吮著小娟的甜美。

        一陣擁抱與熱吻後,倆人似乎都失去了理智,小娟把阿棋引進了房間,

她主動的脫下衣服,阿棋坐在床沿看著,小娟美好的身裁慢慢的呈現在阿棋的眼

前,小娟32C的乳房線條堅挺得讓人垂涎,阿棋忍不住的把小娟拉過來,一頭

埋在她的雙乳前磨蹭了起來。

        他舔著她的乳頭貪婪的吸吮著,更從乳房舔到她的腋下,小娟微酸的腋

下氣味讓阿棋更加亢奮,隨著阿棋的舔弄,小娟「啊……啊……」的叫出了聲。

        阿棋慢慢的來到了小娟的下體,他用舌頭挑起她的陰毛,舔著周圍的每

一片角落,小娟的分泌已呈現出來,在她秀氣的陰唇間閃耀著晶瑩的色澤,阿棋

沒有放過這鮮美的滋味,吸吮著陰道口把它全吞了下去。小娟的陰部散發著一種

特殊的氣味,該是費洛蒙吧,這更加挑起阿棋的衝動,阿棋用心的把陰蒂吸到嘴

裡舔弄。

        「啊∼∼啊∼∼輕點……喔∼∼」

        小娟已完全融化在感官上的滿足裡,沒一會兒小娟便達到了高潮。

        阿棋在小娟的表情變化中享受到男性的尊嚴,於是更加的努力,心想絕

對要讓小娟感受到我的不同,他挺起了他14公分、雖稱不上長但卻夠粗的陽具,

對準了小娟的穴口,「滋」的一聲便鑽了進去。

        小娟冷不防的被阿棋的粗壯陽具塞入,身體猛的痙攣了起來,隨著阿棋

的抽動,小娟的叫聲如漲潮般的一波波揚起。

        阿棋幾次差點洩出,都靠利用中斷法來忍耐,這忽然的中斷卻讓小娟更

加呈現需求的強烈。

        在更換成後體位之後,阿棋加快抽送的速度,在小娟不知滿足了幾次高

潮的嘶叫中,阿棋射在小娟的背上,為這場激情劃下了句點.

        經過小娟的清理後,兩人回到了客廳,小娟帶著滿足的神情非常可愛,

阿棋憐愛的吻著小娟,小娟害羞的要求阿棋別辜負了她。阿棋雖然覺得有些對不

起阿生,但看到小娟迷人的模樣,他也只有繼續對不起阿生嘍!

        有了第一次的禁忌超越後,阿棋這幾天一直想著小娟,又剛好遇上老婆

的生理期,這下子給了自己解放的藉口,滿腦子想著如何再與小娟共赴雲雨。下

午開完了鮮果汁的企劃會議後,也三點半了剛好接到阿生的電話。

        「阿棋!明天是小娟的生日,這段日子我跟她正在鬧情緒,想說買個生

日禮物送她,看能不能和好。」阿生幽幽的說著。

        「好啊!你是該買個好禮物送給她。」我回應著阿生。

        「可是,可是我不知道要買什麼呀!」老實的阿生愣愣的說著。

        「我幫你想想再打電話告訴你。」

        我回答著。

        就這樣忽然知道了小娟的生日後,我決定給小娟一個驚喜,讓她高興也

讓我達到目的。我找了個理由撥了電話給小娟約她見面,跟她說剛剛阿生打電話

來拜托我當他們的和事姥,我要她在家等我去接她,之後我再用同樣的理由跟美

美說今晚晚點回去,因為要幫阿生的忙,然後我真的為阿生想了個生日禮物。

        我用電腦打了個《愛妻十大守則》,內容參考他們相處的問題,但以較

好笑的方式表示,再叫公司的助理幫我拿去廣告社用鐳射刻在一塊木板上,並請

廠商務必今晚幫我製作完成,通知了阿生要他晚上晚點去拿,並告訴阿生今晚我

請小娟吃飯,先幫他說些好話暖場,阿生高興得致謝不已。

        最後就是我自己這部份嘍,我訂了北投春天飯店的溫泉套房,並一併訂

了兩份客房服務的精緻套餐,而後突發其想的再打了電話去鮮果汁的廠商,跟他

要了一整筒的純鮮柳橙汁,這所有的過程在五點前全部完成。我交待了助理後離

開公司,先去挑了個知名的心形碎鑽項煉,花了我萬把多塊,再到阿生家接小娟。

        小娟坐上我的車後,我一路往北投開去,由於正值下班時間,到了春天

也八點多了,小娟以為我們來到飯店是吃飯,沒想到我竟到櫃台拿房間鑰匙,她

當下似乎有些矜持,臉一下就紅了起來。

        「好壞!帶人家來這裡……」她嬌羞的說著。

        進了房間後,小娟很好奇的看著,阿生大概不曾帶過小娟來過這種地方,

小娟呈現出了新奇的歡欣感覺. 房裡的電話適時響起了,是客房服務詢問送餐的

時間,沒多久服務生送來了今晚的套餐,還有廠商送到的整筒新鮮果汁,在經過

服務生的擺設後,點著燭光的晚宴就在房裡溫暖的燃燒了起來。

        她吃得很高興,也喝了好幾杯紅酒,臉頰暈開了一片潮紅,真是可愛。

我摟著她走向陽台,看著台北市亮麗的夜景,我們熱情的相擁,彼此探索著對方

的雙唇,久久都沒分開.

        一陣涼風吹來讓我們稍為清醒,我拿出了項煉為她戴上,她竟然高興的

紅了眼框。我們進去房裡,我先到浴室放水,並把整筒的果汁倒入浴缸,在溫泉

水氣擴散下,整間浴室充滿著柳橙的清香與一種甜膩的感覺. 我引她來到浴室,

幫她褪下她的衣物,她很順從的配合著,等我也除去衣裝後,我們一同泡在溫泉

裡享受這難得的時刻。

        我的手也沒閒著,一直在她的胸前撫摸,她的乳頭漸漸地挺硬了起來,

我翻轉了一下身軀,讓我可以吸吮到她的乳頭,我不停的愛撫、吸吮、舔弄著她

的身體,連她小巧的腳ㄚ子都沒放過.

        感覺她似乎已開始「咿……咿…  …呀……呀……」的興奮了起來,我站起身子

,把陽具伸到她面前,她毫不遲疑的就把它含住,有點生澀的幫我口交,雖然她

口交的技巧不是很好,但 溫潤的觸感還是讓我漸漸的勃硬了起來。

        我把她拉起來,她雙手抓住牆上的毛巾架,右腳跨在浴缸邊,我從後面

頂著她的陰道口,緩緩的擠壓進去。我可以清楚看見我的東西在她穴口進出,她

柔嫩的陰唇被我擠進擠出,也能看到她肛門口收縮的變化,她的叫聲在浴室迴盪

著。

        我把她翻過來正面面對我,用我的右手擡起她的右腳,在她引導下再穿

插進她的小穴裡,隨著我臀部的擺動,她逐漸激烈了起來,在幾乎抽搐的抖動中,

她滿足地趴在我的胸前。

        「我知道你還沒射,讓我休息一下好不好?我腿真的好酸喔!」她求饒

似的撒嬌著。

        我幫她用蓮蓬頭沖洗身子,讓我們都沒有了柳橙的甜膩感後,我抱起了

她走到床沿,把她放了下來,她浸泡溫泉後紅通通的身子蜷曲了起來,摟著枕頭

撒嬌的說︰「再一下下∼∼一下下喔!我馬上給你……」說完她就慢慢睡了過去。

        我看她臉龐帶著滿足的笑意睡著,就不忍吵她……只好忍下自己的慾望,

讓她喘息一下嘍.

        不經意看了看表,哇!已經快十一點了,趕緊先撥了電話給美美,說一

時還說不完,還要再晚一些回去。美美交待不要太晚後,我又給阿生打了電話,

跟他說小娟有些固執,讓我再跟小娟溝通一下要他等我電話,阿生因為已拿到那

份訂制的禮物滿意不已,當然很聽我的指示欣然同意。

        講完電話,我上了床躺在她旁邊,她被彈簧床的起伏醒來,半睜著眼伸

手摟抱我,我們又熱情的擁吻了起來,她沿著我的脖子吻下去,然後開始輕舔我

的乳頭,喔∼∼一陣快感湧上心頭.

        她的手也握住我的陽具套弄著,慾火又被點燃起來,我亢奮得在她手心

裡茁壯起來了,她起身跨在上面,自己抓著昂首跳動的陽具對準她的穴口,一屁

股坐了下去。她上下地搖擺著,每次都深切的頂住她的穴底。

        我受不住翻了起來,讓她躺了下去,分開舉起她的雙腳架於肩上,再次

進入她的身體,享受溫暖濕透的包夾. 在她陰唇的包含下,我的尾椎一陣酸麻,

將我的熱情一股腦的全宣洩在她體內。

        我們滿足的相擁,我在她耳旁輕聲告訴她︰「祝你生日快樂!」她感動

地再次吻著我。

        我們起來沖洗身體,我看了看表,十二點十分,我叫服務生來把晚餐收

拾清淨,並拜託他們再把浴室整理乾淨,換上新的浴巾與用品。

        付了小費後,我連絡阿生來這裡,小娟驚訝的不知我在幹嘛,我說︰「

現在正是你的生日,我要阿生來這為你慶生,整理過的房間看不出我們曾在這翻

雲覆雨,接下來你也不要辜負了阿生對你的好意。」

        她點了點頭.

        我吻了她一會兒,便離開房間來到大廳等阿生,沒多久阿生就已經到了,

看他帶著蛋糕、花束與那份《愛妻守則》,感激得一直向我說謝謝.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他趕緊上去,我想,小娟今晚大概很難合起雙腳

了。

        ㄚ∼∼我也要趕緊回家去陪陪美美嘍!

        小娟自從與阿棋偷情後,整個人都鮮活了起來,原本枯燥而乏味的生活,

讓自己平凡的日子一點重心都沒有,現在有了阿棋的關愛,那深埋在內心的愛戀

情懷,一下子又甦醒過來。

        小娟每天都洋溢著快樂的笑容,把自己裝扮得嬌艷可人,每天都期盼著

能與阿棋相聚,似乎在阿棋的身上她才能看到自己的未來。

        阿生是個敦厚殷實的老實人,比較不懂生活的情趣,在他的認知中,拚

命的賺錢讓家中溫飽,才是他該努力以赴的要務,加上環境的影響,在他週遭的

生活圈子當然沒法與阿棋做比較.

        也因為這樣在小娟的眼中,阿生的一言一行都讓小娟覺得粗俗不堪,而

阿棋的善解人意與優雅作風,便讓小娟盲目的崇拜起阿棋,心中也對阿棋也產生

了難以自制的情愫。

        阿生雖然有著大而化之的個性,但他善良憨厚的本質,卻也不表示他是

愚笨的人,小娟這些日子來的轉變,他也是看在眼裡,原本以為是大概在股市中

賺了錢,讓她眉飛色舞了起來,但每天夫妻倆的對話中,小娟卻常拿阿棋來數落

他,這讓阿生有時很不是滋味。

        自己妻子能接受老公的好友是件好事,但若接受過頭那就可能會出事,

阿生的疑慮就這麼在心裡發酵著。

        就在那個強烈颱風登陸前酷熱的天氣中,阿生全身冒著汗水,晶亮斗大

的汗珠,從他皮膚爆起的筋脈上流過,真的是天氣太熱了,讓阿生汗流浹背的站

在這巷子口,看他給炙熱陽光曬的,怎麼笨得不躲在他計程車裡吹拂著冷氣呢?

        他笨嗎?他一點都不笨,他身上流的汗水是受到震驚後冒出的冷汗,皮

膚下交疊的深色筋脈,是他盛怒沸騰的血液奔竄,他看見了男人最不想看見的一

幕,阿棋摟抱著小娟,走進了巷子裡那間隱蔽的HOTEL ,他們親熱的模樣,讓阿

生綠雲罩頂的憤怒了起來。

        阿生他昨天交待小娟,記得買些電池與蠟燭,但在車上的收音機裡,傳

來今天股市大跌的消息,阿生判斷小娟必定會氣的昏頭轉向,於是他調轉車頭往

證券公司開去,心想去接小娟後一同吃個午餐,聽她抱怨一下行情幫她消消氣,

再一起去買那些防災用品。

        沒想到卻讓他遇到這難堪的場面,阿棋早他一步接了小娟,他看著小娟

上了阿棋的車,他一路跟隨著他們到了這巷子口,才揭開了小娟這段日子來,讓

她轉變的答案。

        阿生本想衝進去捶死這對姦夫淫婦,但他憂柔寡斷的個性,讓他自己拿

捏不到方寸,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婚姻的巨變,他又像駝鳥般的躲入自己

的計程車裡,漫無目的的四處轉著,一路上很多向他招手攔車的顧客,皆被他甩

在車後。

        那種被人背叛的椎心疼痛,腐蝕著他的心弦,強烈報復的念頭,一直迴

盪不去,他睡我的老婆,我就上他的妻子,邪惡的報復意念,讓阿生不知不覺的

就把車開到阿棋家門口。

        一陣猶豫後,阿生還是鼓足了怨氣,按下了電鈴,美美也是剛從證券公

司回來而已,一身淡綠色的連身洋裝,還來不及換呢,阿生編了一個想要與美美

請教問題的理由,請美美給他一些建議,美美當然會協助阿生,原本她就一直很

信任老公這位好同學,阿生也常常的幫她們做一些事,像幫忙拆卸舊的冷氣機呀,

或臨時接念幼稚園的女兒呀,阿生是她們家最好的義工了。

        阿生害怕在這強暴美美,不小心會給鄰居聽見美美的呼救聲,於是他要

求美美到外面去談,美美也沒多想便搭上阿生的車,隨著阿生往陽明山開去。

        就是因為信任,美美並沒有多疑的發覺阿生會傷害自己;車上的阿生眉

頭深鎖,也不說話,美美也只是以為他大概是不知道該怎麼啟口,但隨著阿生把

車子愈開愈偏僻,美美才開口問阿生︰「阿生你要載我去那裡呀?」美美看著阿

生。

        「快到了,那裡比較安靜……馬上就到了。」阿生回答著美美。

        當阿生的車拐進一片樹林裡時,他停住了車,他並沒有關掉引擎,他轉

身面對美美,他說︰「今天我很生氣……」

        阿生沒頭沒腦的冒出這句話。

        「阿棋!他對不起我……」他繼續說著︰「所以……所以,我……我要

……對不起你了……」說完沒等美美有反應,阿生撲了過去……

        美美一下沒搞懂阿生的問題,阿生就撲了過來,她驚訝的叫出了聲,但

阿生快速的住她的嘴,另一隻手還把椅墊給弄倒下來,美美猛地向後一仰,阿生

的重量也壓在她身上,她想還擊,但阿生恐武有力的抓住她,她驚嚇得一時慌了

手腳.

        她感覺到阿生的手伸進她的裙裡,她驚懼的想抗拒,但阿生輕易的就把

她的內褲給撕裂了下來了,她掙扎著、哀求著︰「阿生你不要這樣……阿生求你

……啊∼∼你別……拜託你……」

        美美無助的哀求,並沒有中止阿生的動作,在撕碎美美衣物的瞬息間,

那種特殊的刺激讓阿生更加的亢奮起來。美美誘人的身驅,正漸漸呈現在阿生眼

前,一種跨越階層侵犯權貴的快感,更讓阿生怒濤般的撐起了褲襠.

        美美的雙手被阿生用繩子捆綁了起來,嘴巴被塞入自己碎裂的內褲,她

驚駭的看著阿生脫去衣褲,那昂然豎起的粗壯陽具,就要穿入自己的身體裡,發

洩它的怨氣,身體因恐懼下意識的發抖起來。

        阿生莽撞的將自己的陰莖,對著美美的陰部就戳了下去,但他沒有如願

……他又再試了一次……還是過門不入……

        他有些惱怒,把美美的腿分的更開,在車子前座狹窄的空間裡,他吃力

的移動著身體去配合角度,腰部猛地往前一挺,他進去了……

        美美的哀號聲,在塞滿內褲的口腔中蹦了開來……眼淚因為劇烈的疼痛,

也溢滿眼框……她無能為力地讓阿生在她身上逞凶洩慾……陰道裡因沒有愛液的

潤滑,阿生每一次深入就帶給她極大的痛苦。

        這就是阿生……這也是小娟背離他很重要的原因之一,阿生似乎不懂如

何對待女性,他完全沒有技巧可言,在他的性認知中,只要持續有力的衝刺、與

恆久延伸的超時表現,就能讓女性滿足的豎起大姆指。這會兒,他當然依舊的把

這觀念持續發揚.

        疼痛的感覺隨著穴裡陸續分泌的體液,而有了改善,麻木的心靈也降低

了受羞辱的難堪,美美雙眼從後座的窗口看出去,陽光從綠色的樹梢灑了下來,

她的淚水模糊了整個視覺畫面,她開始想起阿生剛說的話,為什麼阿棋對不起他?

又為什麼老實的阿生要用這種方式來懲罰她?

        所有的疑惑都混淆在一起……

        阿生努力的衝刺開始產生效果,美美的身體也開始發揮回應,生理的需

求不斷的侵蝕著美美的理智,美美開始感受到阿生這莽夫的剽悍,他那強而有力

的活塞運動,讓美美不自覺的發出低鳴……

        這感覺與阿棋是截然不同的,這一生中頭一次嘗到這種粗獷的感受……

漸漸的讓美美在阿生的搖擺中,數次達到生理的高峰,這沒意料到的反應,讓美

美羞紅了臉。

        阿生噴灑了他濃稠的精液,而且是噴在美美臉上,美美被這突如其來的

體液給嚇到,難過的再次流下淚來。阿生離開了車子,不知道他在幹嘛,美美一

個人躺在車裡,阿生精液的腥臭味讓她的心又產生悸動,他們味道是那麼不同,

這會兒美美的心裡,竟莫名的開始比較起他們的差異。

        沒多久,美美聽見後車箱的開關聲,難道阿生要殺人滅口?原來阿生發

洩完獸慾後,強烈的罪惡感讓他不知所措,看到美美全身的衣物被他撕得粉碎,

赤裸地躺臥在車內,他忙著在後車箱翻出之前去參加廟會的那件新汗衫,以及一

條用來擦車的大浴巾。他忙著回到車門旁,打開美美這邊的車門,開始為美美清

理臉上與胸前的穢物,並解開了美美手上捆綁的束縛,看著美美無神的眼神,阿

生突然難過的哭了出來。

        美美使勁坐了起來,下體一陣灼熱的疼痛,提醒了她剛剛所受到的屈辱,

她一手奪去阿生手上的衣服穿了上去,這件薄薄的白色汗衫,說實在的遮掩不了

美美那美麗的身軀,胸前那對乳房隱約若現,兩粒往上微翹小櫻桃般的突起更是

誘人,好笑的是那汗衫胸前還斗大的印著三個大字︰「朝天宮」。

        美美蜷曲在座位上,雙腿上蓋著那條大浴巾,阿生忽然跪了下去,哽咽

的訴說著他親眼看見的過程。美美深知阿生的為人,知道他絕不是一個會撒謊的

人,她震撼的聽著阿生憤慨的話語,心裡也開始思考這段日子來,阿棋是否也有

那些奇怪的珠絲馬跡,她開始慢慢相信阿棋的外遇……

        美美反而開始同情阿生的處境,而忘卻了剛才阿生對她的所作所為,她

心中也蘊釀了傷痛的恨意,她要想個手段讓阿棋體驗,因為他的放蕩,讓自己的

愛妻所受到的傷害。天秤座的美美心中的那個秤,已經左右的開始擺動,那份追

求公平的天性,讓她心中陸續構築出她自己的報復計劃。

        「阿生我不怪你,今天發生的一切從沒發生過. 但我可以原諒你,卻不

能原諒阿棋,我要你答應我,你必須幫我讓阿棋感受我們的傷痛……」美美吭嗆

有力的從嘴裡把話說出來。

        「好!美美,我一定幫你……一定要揪出他們這對姦夫淫婦來!」阿生

回答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