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溫柔

姐夫的溫柔

大學考試之後,我便賦閒在家中,無所事事,小男友又去了個甚麼學術考察

旅行團,剩下我一個人在香港。所以當姊姊打電話來,邀請我到她的家裡渡假幾

天時,我立刻便答應了。

        姊姊和姊夫是住在港島區的一個豪華屋苑裡,那裡設施齊全,有遊泳池、健

身室等等,我當然樂意去使用。

        到了星期六的下午,我才到達姊姊的家中,他們都很熱情的招呼我。我和姊

姊的感情很好,姊姊才比我大八年,姊夫大我十多年,二人還未有孩子,所以生

活過得十分寫意。

      「姊姊,你好幸福啊,家居佈置得那麼漂亮,姊夫對你真好。」

      「他會佈置才怪,這裡全是我的工夫,他一天到晚就只是會跑去做健身。」

        這時我才留意到,姊夫確是有一副運動家的身型,眼睛便不住的往他身上打

量。

        姊夫也沒有在意我的反應,說道︰「你也不用羨慕你姊姊,這幾天你在裡渡

假,可以好好享受一番。」

        聽到「享受」二字時候,目光剛好停在姊夫的褲襠上,心中不禁想︰「不知

到姊夫的傢夥份量如何?」

       他們當然不知到我在想甚麼,便道︰「星期一你姊夫和我也要上班,只有明

天可以陪伴你。這裡是你的住戶證,你可以憑它使用會所的設施,家中的東西,

你也可以隨便使用。」

      「謝謝,姊姊。」

      「那麼,明天你想做甚麼?」

      「去遊泳好了。」

      「好啊,會所的泳池設備不錯,我也很久沒有遊泳了。」

        其實我是想看看姊夫穿著泳褲的身體,欣賞猛男一向是我的興趣。

        接著他們便帶我到他們準備好的一間客房,安置好我的行裝後,我們便一起

出外逛街吃飯。

        飯後,我們便回到姊姊家中,享用姊夫的高級影音設備。過了一會,姊姊說

要休息了,便和姊夫回到房中,還叮囑我要早點睡覺.

        我再看了一會DVD,忽然想起,我的泳衣很久沒有穿過了,不知還合不

合身,於是便回到房間,把泳衣找出來,對著鏡子,除下身上所有衣服後,便把

泳衣穿上。

我真的是長大了,胸部和臀部都豐滿了,把一件普通的一件頭泳衣填得滿滿,胸

部只有一半給包著,下身更變得像高V泳衣一樣,剛剛只能蓋著陰部,雙腿顯得

很修長,從鏡中看來,十分性感。可是也有不少陰毛跑了出來,看來一定要好好

處理一番才行。

        心想︰幸好記起要試穿泳衣,否則明天便要出洋相了,但是我並沒有帶備剃

刀,唯有向姊姊求助,但現在他們可能已經入睡了,於是便想到到浴室裡看看,

相信姊姊,甚至姊夫也不會介意我借用他們的工具。

       我便把泳衣卸下,套上件寬身的T恤,也不用穿回內褲,便往浴室跑去。

       我把腳步放輕,以免吵醒他們,當我經過他們的睡房時,聽到一些奇怪的聲

音,像是姊姊在說話,但怎麼也聽不清她在說甚麼,我也不意為意,便走進浴室

了。

        我很容易便找到剃刀和剃鬚膏,拉起了T恤,用溫水把陰阜打濕,抹上了剃

須膏,便開始小心奕奕的刮去陰毛了,我更索性把整個陰阜刮得乾乾淨淨,因為

那件泳衣所能覆蓋的面積實在不多。剃完之後,我便用一條熱毛巾將整個陰戶擦

乾淨,現在那裡每一處也很光滑,看上去像是小女孩一般。

雖然我不是第一次剃陰,但每次在剃陰的過程中,我總覺得特別容易引發性慾,

光滑的陰戶給手指觸摸的感覺很特別,我有時會難以自控,手不停的要撫摸那裡.

        當我沈醉於觸感世界時,我忽然聯想到在姊姊房門外聽到的是甚麼聲音了。

在好奇心驅使下,我靜靜地再到了姊姊門外。

       這時房內依舊傳出姊姊一些「嚶嚶嗯嗯」的聲音,像是忍受極大的痛苦,又

像是享受至高的歡愉。這時我才發覺,房門是沒有完全關上的,怪不得聲音會傳

了出來。

       我把房門稍稍推開少許,便看見姊姊光溜溜的背脊,姊夫躺在大床的正中,

姊姊俯伏在姊夫之上,兩人正相擁著親嘴。姊姊的雙腿是分開的跨在姊夫身上,

在渾圓的屁股下,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姊姊的陰戶裡插著一根很粗大的肉棒。

        雖然我也有和我的小男友作過愛,但是這個畫面,對於我來說實在是太震撼

了,我從來也未有見過別人在我面前做愛的,除了小男友的外,也未見過別人的

肉棒,心裡既感到害怕,但又十分興奮,雖然知到偷看姊姊是不對的,但是我仍

然躲在門旁,繼續看他們表演。

        這時他們仍然在纏著一起,姊夫雙手不停的在姊姊背上來回撫摸,姊姊也輕

輕擺動著屁股,把姊夫的肉棒不停地套弄著。這種慢挑細弄的享受,我是未有嘗

試過的,我的小男友就只會橫衝直撞的蠻幹,有時候我還沒有弄清楚狀況的時候,

他便完事了,現在看到姊姊這作愛的方法,真令我心癢難當,只覺得身體愈來愈

熱。

        這時姊夫的雙手已經慢慢的移到姊姊的屁股之上,輕輕的搓弄了一會,便把

兩片屁股緊緊的抓著,跟著腰肢一挺,便把那根粗大的肉棒,狠狠的插入姊姊體

內,肉棒完全沒入姊姊的陰戶之中,只剩下那滿是皺紋的陰囊留在外面,姊姊也

忍不住「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這時聽到姊夫在說︰「怎麼了?平常在這個時候,你已樂得大叫大嚷的了,

為甚麼今晚那樣拘謹?」

      「你這個壞人,啊……也說過妹妹在家裡,不要做愛了,啊……你還要我大

聲叫床嗎?」

      「口裡說不要做愛,是誰見了我的大雞巴,便愛不釋手的把玩著?」

      「啊……誰叫你的雞巴這麼壞,噢……干了那麼久,還不肯射精嗎?」

      「你想我射精嗎?那你要幫我清理啊!」

      「你休想,看我把不把我幹得人仰馬翻。」

        接著姊姊便坐起身來,下身緊緊的坐在姊夫的肉棒上,我也再看不到他們交

合的地方了,姊姊把雙手按在姊夫的胸膛之上,定著上身,下身開始慢慢的前後

搖動,姊姊就像騎馬一般馳逞著。

        漸漸地姊姊的搖曳速度越來越快,頭髮也甩了起來,我看見姊姊咬著嘴唇,

很努力地使自己不要叫出來,但是來回了百來下後,姊姊終於大叫一聲,再次軟

軟的癱在姊夫身上。我也再次看到他們交合的地方,我看見姊姊的陰戶已洩出了

大量的淫水,把姊夫的肉棒和陰囊也潤濕了,而姊夫的肉棒還直挺挺的插在姊姊

的陰戶裡,一點也沒有退縮的跡像。

        這時只聽到姊夫說︰「你完了嗎?現在到我了。」接著姊夫便坐了起來。

       現在他們是對坐的相擁著,下身依然的緊貼在一起,可憐的姊姊完全沒有反

抗的餘地,任憑姊夫擺佈,姊夫再把雙手把姊姊渾圓的屁股托著,配合身體的動

作,一面底頭親吻姊姊的乳房,一面把姊姊上下拋動。

        那種衝刺一定是十分激烈的了,我看姊姊一定是樂透了,她只能抱著姊夫的

頭,嘴裡發出一些沒有意思的聲音,我甚至可以隱約聽到從他們交合處傳來的一

些「滋、滋」的水聲,姊姊一定是又洩了一身淫水了。

        最後姊姊只得向姊夫低聲求饒,說道︰「啊……啊……求你……求你把火燙

的精液……啊……射進我的身體罷……啊……」

      「那我射精之後,你要怎樣做?」

      「啊……我會把你……你的雞巴舔得乾乾淨淨,啊……保證你那天下珍品,

一點也……也不浪廢. 」

        姊夫像是很滿意這答覆,拋動的動作便慢了下來,姊姊趁機伏在姊夫的胸口

喘息。這時姊夫突然擡起頭來,和我打個照面,我實在是太大意了,他們這種坐

擁的姿勢,姊夫是剛好向著我的,我竟然一點也沒有考慮到這一點.

        正在不知作出如何反應時,姊夫把一隻手指放在嘴前,作一個禁聲的手勢,

看來姊夫並不反對我在觀戰,我正在考慮應不應該繼續留下時,我又被眼前的情

景吸引了。

        這時姊夫把姊姊一手抱著,然後一個翻身,便把姊姊壓在下面,因為姊夫長

得很壯健,這個動作做得一氣呵成,乾淨俐落,二人的身體還未有一刻分開過.

        現在我看到的是姊夫的背部,這就是所謂的虎背熊腰了,在強壯的腰肢下,

是個結實的臀部,難怪姊夫這樣會幹。接著姊夫把雙手托在姊姊兩腳的膝彎處,

肉棒又插進姊姊的陰戶內,姊姊忍不住又叫了出來。

        姊夫跟著便把屁股高高的挺起,把肉棒抽出了一大半,但是我還未見到肉棒

的頭部,看來姊夫的肉棒,不單止粗,而且還很長,姊夫把肉棒抽出大半以後,

又是全力的往下插,用力插得連陰囊也撞上姊姊的會陰之上。

        姊夫便這樣的劍及履及地幹著姊姊,可憐的姊姊給姊夫抽插得死去活來,只

能發出一些沒有意思的聲音。

      「啊……啊……干死我了。」

      「我……我受不了,啊……」

      「高潮又……又來了……啊……」

      「美死了……」

        但姊夫仍是埋頭的苦幹,就這樣抽插了百來次後,姊夫的速度便愈來愈快,

同時喉頭開始發出一些像野獸的聲音。忽然姊夫停止了所有的活動,全身的肌肉

繃得緊緊的,下身緊緊的抵著姊姊的身體,我看見了姊夫屁股上的肌肉收緊了一

下,跟著便放鬆了,跟著又再次收緊,如此這般一緊一鬆的抽搐四、五次之後,

姊夫再輕輕的抽插幾次,便倒在姊姊身上不動了,兩人都在大聲喘息著。

        我想姊夫是射了精了,但是他的肉棒還插著姊姊的陰戶,還未捨得分開呢!

我想是時候靜靜的離開了,但是還未看到他們正式的分開時又似乎有些不完美,

其實可能是我想要看看姊夫整根的肉棒,我才甘心。

        過了一會,姊姊輕推了姊夫一下,姊夫便翻下身體躺回床上,同時也抽出了

肉棒。

       我終於都看到姊夫整根的肉棒了,雖然現在只剩下八分的堅硬,但是已經比

起我小男友的大上一個碼了,肉棒本身已經很粗的了,估不到那個圓頭還要大,

怪不得姊姊給它幹得這麼爽的了,整根肉棒都沾滿了淫水和精液,在黑暗之中閃

閃生光。

        當我還在讚歎姊夫的肉棒之時,姊姊忽然坐了起來,這把我嚇了一跳,以為

給姊姊發現了,但隨即看到姊姊把頭伏到姊夫的肉棒上,我看見姊姊用一隻手把

肉棒輕輕扶正,接著便伸出舌頭來,把肉棒從下至上的舔抹,把上面的精液和淫

水舔得乾乾淨淨,我真的不敢相信,姊姊真的會用嘴巴,來和姊夫的肉棒清理。

       姊姊把一面舔淨後,把頭一轉,又去舔另一面了,姊姊是這樣慢慢的舔,又

是舔得那麼的仔細,倒像是十分享受似的,我也不禁的嚥了一下口水。最後姊姊

張大了嘴巴,把整個圓頭含了進去,跟著便輕輕吸啜,還把頭左右的轉動,姊姊

是想把殘留在尿道內的精液也吸了出來。

       最後「答」的一聲,姊姊放開了姊夫的肉棒,躺回姊夫的身旁,看來姊姊的

工作已經完成了,現在姊夫的肉棒全身已經乾乾淨淨的,軟軟的垂了下來,而姊

夫的臉上是一個滿足的微笑。

       這時姊夫的目光再次瞄向我藏身的地方,我不好意思和他再有眼光的接觸,

於是逃也似的跑回自己房間去了。

       當我邁開腳步時,才發現我的兩腿內側已經濕了一大片,淫水從小穴沿著大

腿緩緩流下,我是從來未有發過這麼多水的,如果不是沒有穿內褲的話,一定會

把整條內褲濕透的。

        我匆忙的跑回房中,坐在床上,用紙巾小心的揩抹陰戶和大腿,在清理的時

候,忽然發出奇想︰如果小男友也用舌頭來和我清理,一定會癢死的了。這時候

我真是恨透我的小男友了,如果他在這裡的話,我一定會把他強姦了的。

       這晚我一直胡思亂想,一時想到姊姊和姊夫做愛的情境,姊姊面上忘我的歡

愉,身體肉慾的享受,剛才她得到了多少次高潮呢?一時又想到姊姊為姊夫清理

的場面,姊夫的肉棒真偉大,把姊姊的嘴巴撐得滿滿的,姊姊怪可憐的。

       她們做愛的畫面、姊夫健碩的身型、結實的臀部、雄壯的肉棒,整晚在我腦

海中轉來轉去,最後想到的是︰如果姊夫要和我做愛,我會拒絕嗎?

        第二天早上,我很遲才起床,梳洗過後,才發覺姊姊她們也是起了床不久,

想來一定是昨晚的活動過於激烈所至。本來我想到面對姊夫的時候,一定會很尷

尬的了,因為他昨晚是知道我在偷窺的,但是姊夫和我有說有笑,像是甚麼事也

沒有發生過一般,漸漸地我也把我的故慮拋諸腦後了。

       我們三人用過餐後,鬧笑了一會,便出發去會所遊泳了。

        當我和姊姊在會所的更衣室內換上泳衣的時候,我還擔心姊姊會責怪我的泳

衣太過暴露,但是當我看見姊姊穿上了她的新款泳衣的候時,我便放下心來了。

姊姊其實一點也不保守,泳衣的前幅倒像是沒有甚麼特別的,但背部和邊旁的開

口卻開得很大,這樣從旁邊看起來便會很性感,但也很含蓄,我想這正好是我姊

姊的寫照。

        當我們到達遊泳池旁邊的時候,姊夫早就已經到達了,還正在做熱身運動。

姊夫果然有一副健碩的身材,粗壯的手臂、寬闊的胸膛,還有那可以引以為傲的

腹肌,真是想上前去去摸他一把。

        姊夫還穿著一條黑白垂直粗間條的泳褲,雖然款式不是很性感,但在黑白掩

映下,更加惹人暇思,白色的部份像是可以看透裡面一般,但是又好像只是黑色

部份的反映。可是昨晚的大肉棒呢?它怎麼可能是藏在這小泳褲之內呢?

        當我正在胡思亂想之際,姊姊已經拉我下水去了。這個泳池的設施真不錯,

分開室外和室內兩個部份,還有嬉水池、滑水梯、按摸池等,而且因為是私人會

所的關係,所以人數不多,都是一些小鬼和照料他們的人,大都是一些上了年紀

的人,他們全部都在淺水區內嬉水。

        我們三人便一起遊了一會水,泡了一會按摸池,也走到嬉水區內鬧作一團,

姊夫甚至把我攔腰抱起,再拋進水中,我便和姊姊合力扭打姊夫,最後姊夫大叫

投降,我們才罷手。我當然是有趁機會時,在姊夫健碩的身體上摸上幾手。

        過了一會,姊姊說要出去室外曬太陽了,因為我不想曬黑的關係,便和姊夫

繼續在深水區內遊泳了。這裡是一個無人的角落,我自由自在的遊了一會後,正

在扶著池邊在休息,姊夫遊了過來,說要改進我的泳術,我也鬧著玩的要他多多

指教。

        姊夫雙手便橫托著我的腰間,要我踢水給他看。踢了一會後,姊夫便放下了

我,自己作了一些示範,便又再托起我來練習。

       這時候我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因為這時姊夫的一隻手是托著我的胸部,另一

只手則是托在小腹之下,差不多就是恥丘的位置,但是姊夫好像並沒有在意,可

能只是我自己多心而已,但是也有可能是姊夫在故意的挑逗我,我心裡微微感到

興奮,也沒有說甚麼,便開始踢水。

        由於我的泳衣並不是太稱身的關係,恥丘並不是被泳衣全部的覆蓋,姊夫的

手掌有部份是和我的肌膚直接接觸的,那感覺麻麻痕痕的,蠻有趣的,於是我便

更加努力踢水,藉著身體的活動,增加磨擦。

        當我享受著觸摸的快感的時候,我發覺姊夫的雙手並不是靜止不動的,一隻

手竟然在輕輕搓弄我的乳房,另一隻手則已經移到了我恥丘之上,雖然是隔著泳

衣,但我已經感到很興奮了,於是便繼續不斷的擺動身體,期待更大的刺激。

        不久之後,我更感覺到有一隻手指已溜進了我兩腿中間,隔著泳衣輕輕的按

在我小穴之上,我本能地把雙腿挾緊,但那隻手指並沒有退縮,還開始輕輕的顫

動,這時候再加上我踢水的動作,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刺激。沒想到把雙腿一挾

緊,那手指的摩擦力便會增加,對小穴的挑逗便會更加的烈,我只覺得身體愈來

愈熱,小穴內亦開始潮濕起來。

        那種觸電的感覺不斷的傳來,漸漸地我也開始失控了,身體開始不停的擺動

著,最後我再也不能支持下去,雙腿停止了踢水的動作,垂了下來,身子也跟著

也沈下了水中,姊夫便乘勢地把我從後攬抱了入懷中。

        姊夫把我緊緊的抱著,但是他的雙手並沒有因此而收斂,繼續還是抓在我的

胸前和恥丘之上,還趁勢的拉下了我一邊的肩帶,使我的泳衣鬆開了,一隻手掌

便伸進了我的泳衣之內,直接的搓弄我的乳房。

        他的撫摸是那麼溫柔而有力,手指還在不斷地挑撥著我的乳頭,我給姊夫弄

得全身趐麻,乳頭髮硬,說不出的舒服。我為了不至於沈下水中,一隻手只得反

手勾著姊夫的後頸,另一隻手則扶著姊夫的手臂,這使我完全處於不能反抗的位

置,任由姊夫雙手在我身上肆虐。

        姊夫還低頭輕吻我的後頸和耳垂,這使我全身酸軟,更加無力抗拒姊夫的入

侵。而按在我恥丘上的那一隻手也並沒有閒著,它已經拉開了我泳衣的襠位,把

我的小穴完全暴露於池水之中,手指已經沿著我的陰縫來回撫摸,那種快感使我

趐得把身體軟軟的掛在姊夫身上。

      我還剩下的一絲理志,使我在輕聲叫道︰「姊夫,不要……這樣,不……」

      但是姊夫沒有理會,只是加緊的挑逗︰「小美人,昨晚的表演精彩嗎?」

       姊夫是從來未試過這樣叫我的,我給姊夫的輕佻嚇了一跳,忽然間想到了一

件事︰「你是……是故意的沒有把門……關好的嗎?」

     「這個當然,如果沒有你來欣賞,那豈非可惜?」

     「我……我才不要欣賞. 」

     「對,對,對,做愛這回事,是要親身享受的才對,光是欣賞是沒用的。」

     「你……你真是個……個壞人……噢……」我再次地軟倒在姊夫身上,背部緊貼

著姊夫健碩的胸膛,但臀部卻感覺到有一硬物在撐著,我也沒有在意是甚麼的

了。

        這時候姊夫的手掌,已經在我暴露的小穴上加緊的刺激了,忽然間他像發現

了一個秘密似的,於是再去用手指來證實一下,便問道︰「這是怎麼回事?你好

像是還沒有長出陰毛似的。」

      「是我……為你把它刮得乾乾……淨淨的。」

      「是嗎?我是最喜歡光溜溜的陰戶的,那我要好好的疼你了。」

        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會對姊夫說出這樣的話來,但是姊夫似乎很喜歡這答案,

便從我後頸吻了下去。而撫摸我小穴的那隻手,亦用手指把我的陰唇翻開了,直

接磨擦裡面那幼嫩的小花瓣了。

        那刺激幾乎把我樂昏了,我感覺到小穴之內已經開始盡濕了,雙手把姊夫緊

緊的抓得陷了下肉去。

      「小美人,這滑滑黏黏的,是甚麼?」

      「是……是……愛液。」

      「甚麼愛液,是淫水,你個淫蕩的小美人。」

      「是……是淫水……淫蕩……噢……」我開始語無輪次的亂叫了。

      「姊夫……啊……很舒服……」

      「噢……不……不要……啊……」

        在一輪的刺激歡愉過後,我回過神來,便道︰「啊……姊夫,我們上……上

岸找個地方好……好嗎?」

        這個時候我上身的泳衣已差不多褪了一半下來,而姊夫亦已經把一節手指滑

進了我的小穴之內,我恐怕再發展下去,情況會變得不可收拾。

      「傻瓜,我個這樣子能上岸嗎?」

       我一時弄不能明白姊夫的意思,姊夫便把我的手帶向身後摸去,我忽然間觸

摸到的是一根火燙的大肉棒,原來它早已經不能容納於那條細小的泳褲之內,不

知甚麼時候已經跑了出來。

       由於我事前並沒有心理準備,而且並沒有想到姊夫會在泳池中露出了肉棒,

我「嘩」的一聲叫了出來,掙開了姊夫的懷抱,遊了開去。當我回頭看見姊夫的

時候,他並沒有追上來,他的臉上的表情是愕然和苦笑。

我也只得向他苦笑了一下,但是並沒有遊回他的身邊,因為剛才的聲音可能已驚

動了旁人,雖然我給姊夫挑弄得很舒服,但是總不成在公眾地方作起愛來。

        於是我便把我的泳衣整理好,再也沒有理會姊夫,便遊了上對岸,我上岸的

時候,雙腿還感覺到一些的酸軟呢。

        我跑到外面去,找到姊姊後便躺在她身旁休息,好不容易心情才回復平靜.

由於昨晚沒有睡好的關係,迷迷糊糊中便睡著了。

       後來是姊姊把我喚醒的,她告訴我說姊夫去了做健身,不用再會他了。那天

一直到晚上我才再見到姊夫,我們都裝作甚麼事也沒有發生過的似的。

        晚上當我一個人躺在床上的時候,不期然的又想起今天在遊泳池中,跟姊夫

的激情場面,不禁滿面通紅,心如鹿撞。只記得姊夫結實的胸膛緊貼著自己的背

脊,強壯的手臂把我抱在懷中,還有那會令人發瘋的雙手,在我身上四處遊走。

我感覺到身體愈來愈熱,最後忍不住要再去偷看姊姊和姊夫做愛的情景。

        當我小心奕奕地走到姊姊和姊夫的房門的時候,發覺它已經緊緊的關上了,

裡面靜悄悄的,半點聲音也沒有。我呆站了半晌,心裡感到十分氣餒,看來今晚

是沒有甚麼激情的場面了。

        忽然間想到了姊夫的泳褲,便想看看它是怎樣把那大肉棒收藏在裡面的,於

是便往浴室走去,在換下的衣物堆中,很容易便找到姊夫的黑白泳褲,放在手中

細心欣賞,看著褲內的空間,幻想著它藏著肉棒的情況,但是因為它已經泡過水

的關係,現在只得一股遊泳池水的氣味。

        一瞥眼間,在衣物堆中看到了一條男裝的內褲,這只可能是姊夫穿過的,我

如獲至寶地把它拿到手中欣賞. 它是一條運動型的內褲,可能姊夫便是穿著它來

做健身運動的,因為要方便運動的動作關係,所以用的布料很少,尤其是覆在大

上的位置,只是剩下褲頭的橡根帶而已,這樣子大腿便可以更自由的活動了。

        整條內褲就像是一條粗闊的橡根帶,只是後面加上一塊三角形的布塊,用來

蓋著屁股,連著前面中間加上的一個布兜,用來藏著肉棒而已,整條內褲所用的

布料比起那泳褲還要少,當然看起來也還要性感。我忍不住的放在鼻旁一嗅,是

一股男性的汗味和騷味,這簡直令我神魂顛倒了,於是我便拿著它趕快的跑回房

中。

       我拿著姊夫的內褲,躺在床上細心的把玩,還把拳頭放進那內褲之內,使到

褲襠高高的隆起,幻想內裡是藏著一根粗壯的肉棒,正欲破褲而出。我更忍不下

的把它貼在臉旁廝磨,鼻子便嗅到那濃烈的男子氣息,但是這樣卻使到我情慾十

分高張,極之需要一個強壯男性的慰寂,身體難過得要命,這都怪我今天在泳池

中太過窩囊了,否則姊夫的肉棒便可能早已經嘗到了。

        記起自己的手掌還有一刻是碰過姊夫那肉棒的,但是卻沒有好好地把握,現

在只是隱約記得那肉棒是像火般的灼熱,棒身十分粗大,一隻手像是沒法包圍得

著的,我現在是多麼需要那根肉棒的啊。

        我漸漸地便用那觸摸過肉棒的手掌在自己的身上四處尤走,幻想是姊夫的撫

摸,還脫去了自己的內褲,在那光溜溜的陰戶上來回撫摸,但是那種感覺和姊夫

的撫摸相比,實在是相差得太遠了。姊夫雙手在撫摸我的乳房和陰戶時,我還能

感受得到姊夫手掌上的皮膚那種粗糙的感覺,那種感覺是現在無法代替的。

        最後我只得利用姊夫的內褲來不斷的磨擦我的小穴,我才能得到一絲絲的安

慰,姊夫的內褲也因此沾到了不少我的淫水。

        我也記不起當晚是怎樣入睡的,第二天醒來,姊姊和姊夫已經上班了,家裡

只剩下我一個人,我也沒有穿回內褲,仍然只是穿著那件寬身的T恤,便走出房

外。

        我便把姊夫的內褲放回浴室內,梳洗過後,不期然的便走進了姊姊和姊夫的

房間去,可能我是想看看他們昨晚有沒有做過愛的痕跡. 我看見床只是草草的執

拾,可能今早他們是匆匆的趕上班去的,我掀開了蓋被,微皺的床單上也沒有甚

麼特別,我微微的感到失望。望著空白的大床,又回想到那晚偷看姊姊和姊夫做

愛的情形,姊姊就是躺在這位置上,享受著姊夫的抽插嗎?

我不禁地躺上了姊姊的大床,幻想自己化身變作了姊姊,迎合著那肉棒的抽送。

        這時候,我的身體感覺到床褥上的餘溫,鼻子裡微微嗅到姊夫在床裡的氣味,

這再使我感覺到心蕩神馳,難以自控,身體不斷的在床上扭來轉去,最後一只手

又忍不住的要往那空虛的小穴摸去。

       這時候,房門旁忽然傳來了一把聲音︰「小美人,請問你在做甚麼呢?」

        我被嚇了一跳,立刻坐起身來,把T恤拉到差不多蓋到膝上去,擡頭便看見

是姊夫,他穿著整齊的西裝站在門旁看著我,面上是一個曖昧的笑容,不知到他

是甚麼時候到來的,有沒有看見我剛才的醜態?

      「我……客房的床睡得不好,我想來這裡休息一下。」

   

       「是嗎?那很好,你就隨便的在這床上躺躺罷. 我在這裡陪陪你好嗎?」

      「這……那也可以,但是姊夫你不是要上班的嗎?」

      「我送了你姊姊上班後,便打了電話回公司,請了一天的假。」

      「那為甚麼呢?」

      「回來看看小美人,有沒有甚麼事可以幫忙。」

      「哪有甚麼事要幫忙!」

      「如果沒有甚麼事,那我自己也要休息一下了。」

        其實我們兩人都十分清楚,對方心中想的是怎麼,但是大家也沒有說破,我

也只好靜靜地看著事情的發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