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少婦張敏之放縱女人花

李岩又喝醉了,這兩天競聘的形式非常嚴峻,面對不多的幾個領導崗位,至少有

三個和李岩勢均力敵的競爭者在跟李岩競爭,這兩天領導找李岩也說了這個形勢,讓

李岩好好準備準備,同時要有心理準備,李岩心里很難受,他知道如果這次競聘不上

他肯定會下崗,他將五路可走,自己老婆那邊什麽樣自己是清楚的,如果自己再下崗

了,還能留住自己的老婆自己的家嗎?李岩心里沒有底,這兩天和小王兩個人天天喝

醉,今天發生的事情讓李岩心里更是亂的不知道怎麽辦了。

    下午方書記找到李岩,明確的跟他說他還是首選,他可以給他找領導班子協調一

下,不過有些事情希望他考慮一下怎麽辦?之后方書記就走了,李岩下午和小王出來

喝酒說了這事,小王認爲方書記的意思肯定是想睡他媳婦,他媳婦那麽好看,方書記

肯定惦記上了,小王還說聽他媳婦說跟方書記在一起的時候聽方書記說過李岩的媳婦

好怎麽的的,李岩聽了心里更亂了,怎麽辦呢?即使想把媳婦送給方書記玩,怎麽送

啊,難道就直接說方書記你干我媳婦吧,讓我競聘成功,何況張敏能不能同意還不一

定呢。

    五點多就喝醉到家的李岩給張敏打了個電話,張敏說她跟公司的趙總在外面辦事,

就挂了電話,李岩拿著電話躊躇了一下,躺在沙發上發呆的看著電視。

  放了電話的張敏回頭對趙總說,“沒事,我老公,趙總咱們去哪兒啊?”

  “呵呵,去一個朋友那吃飯,你就說是我媳婦,說好大家都領媳婦去,我也沒有啊,你就頂一下吧。”趙總淫笑著說。

    “行,不過要是有人送禮可也得給我。”張敏也開玩笑的說。

    張敏今天一身藏藍色的緞料西裝套裙,襯衫在里面翻出白色的衣領在外面,前胸的衣襟里

面雪白深深的乳溝下露出一抹胸罩的紫色蕾絲花邊,剛蓋過屁股的短短的窄裙下兩條修長的美

腿裹著黑色的絲襪,腳上一雙黑色淺口高跟露趾的涼鞋,跟隨在趙總的身邊除了穿的有點過于

誘惑之外,張敏自身那種氣質倒是很有趙總夫人的感覺,進了宮殿一樣的包房,屋里已經有了

四個人,一個剃著青皮頭的胖子,旁邊坐著一個濃妝豔抹的小姑娘,已經有了點冷的天穿著一

條黑色的皮短裙,兩條長腿穿著黑色的褲襪,上身竟然是一件紫色的露肚臍的小吊帶裝,胸前

明顯沒有那麽偉大硬擠出來的乳溝,薄薄的吊帶下能看到白色的胸罩樣子,帶著假睫毛瞄著深

藍的眼影的眼睛此時有點放肆的打量著她,趙總介紹了一下,胖子叫老二,是趙總的朋友,這

個小姑娘叫千千,旁邊是一個很帥的小夥,很標準的樣子,看不出像那個老二一樣一看就不是

好人,不過以張敏的眼力,這個小夥也不是什麽好人,這個小夥叫東子,而他旁邊那個女人就

只能用風騷來形容了,大概三十多歲的樣子,滿頭細碎的卷發,臉上的皮膚是那種經常做美容

保養出來的那種有點松弛的白的感覺,一件紅色的細絨緊身高領毛衣裹著豐滿的上身外面一件

黑色的小皮夾克敞著懷,下身一條黑色的九分緊身皮褲,皮褲下黑色的絲襪和高跟涼鞋,這個

女人叫孫倩,臉上和千千那種滿不在乎不一樣的是,這個女人臉上就寫著對男人的期盼。張敏

不明白是旁邊的女人泡的這個小夥還是這個小夥泡的旁邊的女人了,不過可能多是前面那種,

不由得對這個叫東子的小夥有點另眼看待了,他的樣子不像那種吃軟飯的人啊。

      幾個人剛坐下不久,門開了,一個高大的年輕男人領著一個女人進來,張敏有點發呆了,

男人身高至少有180,可是這個女人穿著高跟鞋雖然比他矮一些卻顯得很協調,上身一件米黃

色的大雞心領長袖緊身針織衫里面包裹著的豐滿高挺的乳房,下身一條米色的過膝裙,肉色的

蛋,杏眼朦胧,秀眉微皺的誘人少婦,竟然是白潔,張敏的心里瞬間劃了五六個大問號,不過

看白潔尴尬的樣子,張敏回頭問了下趙總知道這個男人稱呼爲三哥,趕緊站起來,給白潔解圍

。(細節請參照拙作少婦白潔)

  酒宴進行的過程中,張敏心里的問號在一個一個的得到答案,那個帥小夥明顯以前和白潔

有過一腿,那個老娘們是知道的,那個千千和老二和白潔也是認識的,很可能那個老二跟白潔

也有一腿的樣子,從千千和老二的表情中能看出來,而陳三很明顯就是白潔的情人了,兩個人

的關系用屁股猜都能猜出來,看來自己以前真的是小看白潔了,不由得想起頭幾天碰到白潔在

酒店出來的情景。

  看的出來白潔還是有些拘謹,也許是因爲自己在這里吧,很明白女人這時候心理的張敏能

夠知道白潔的障礙是什麽,看出來那個小姑娘沒什麽城府,借著喝認識酒的機會張敏問千千,

“老妹,你跟三哥那個媳婦以前都認識啊?”

  “是啊,白姐,漂亮吧,身材老好了,羨慕死我了。”說著千千誇張的比劃了一下自己的胸部。

  “呵呵,在一起玩過?”張敏明白跟這樣的妹子該怎麽說話,就是別顯得自己老土。就很自然的問。

  “嗯,也是跟三哥去的。在一起玩過一回。”千千滿不在乎的說,毫不知道張敏再套她的話,

何況這樣的情況下,完全也想不到張敏會套她的話,她也跟白潔沒到給白潔保守秘密的交情。

  “都誰啊?你跟二哥?”張敏繼續問。

  “嗯,還有一個瘦子。我們五個。”千千有些納悶了,老問這個干嘛?

  張敏看出千千有些不耐煩,不再追問,看白潔去衛生間,也起身跟白潔去了衛生間,在衛生

間里悄聲跟白潔說,“妞,既然出來了,就放開了好好玩,別想那麽多,這場合我經曆的多了。”

  出來后明顯感覺白潔放開多了,喝了好幾口白潔,臉上紅的更誘人了。

  老二離張敏坐的近,不時的和張敏說話,張敏也看出來了,今天的局子非常亂,而且都不是

什麽好人,也就放開了跟幾個人扯,老二跟張敏說,他叫老二不是排行老二,而是因爲他的老二

大,他以前好似老三,以前他們把兄弟是這麽說話的,老五跟老四說老三老二老大了,所以他就

叫老二了,說的張敏哈哈大笑,也肆無忌憚的摸了一把老二的老二,說也不怎麽大啊。

  “不大也能把你塞滿,”老二也肆無忌憚的跟張敏調笑著,本來還以爲趙總跟張敏的關系不

敢太放肆的說話呢。

  當大家來到沙發上準備唱歌的時候,酒量很好的張敏看到了在角落的沙發上東子摟著白潔在

接吻,白潔抗拒了一下,東子不是說了句什麽,白潔就跟東子摟在一起接吻了。張敏詫異的看著

白潔,白潔好像跟桌上除了趙總之外所有的男人都很熟,而且都不是一般的熟。

  當瘦子來了之后秩序更加混亂了,看見瘦子拿來的洋酒,見過很多場面的張敏明白這幾個臭

男人的意思,一個是想灌醉了玩弄這幾個女人,另一個就可能酒里有催情的成分,不過張敏現在

可能比那些男人更需要這樣催情又能讓自己醉了的酒了,瘦子來了之后坐在了陳三的位置挨著白

潔,陳三坐到了張敏身邊,非常豪放的摟過張敏的腰跟張敏親了個嘴,張敏也豪放的跟陳三來了

個舌吻,屋里熱張敏脫了外衣,襯衫的扣子也都被解開了,幾乎就是敞開著懷露出里面紫色蕾絲

的胸罩,胸罩的作用本來是扣著乳房的,此時扣著的卻是陳三的大手,大手之下才是那對柔軟豐

滿的乳房。雖然張敏再外面也玩的很瘋,可是在酒桌上就這麽被當著這麽多人面手伸進自己胸罩

里面撫摸自己的乳房,張敏還有點臉熱,可是看看桌上的幾個人,才發現根本沒有人有時間來笑

話自己,跟自己一起來的趙總腿上騎坐著短裙已經卷到了腰上的千千,趙總把頭伸在千千的胸前

吮吸著千千的乳頭,孫倩躺在沙發上白花花的乳房在外面袒露著正被老二啃著,孫倩抓著老二的

頭放蕩的呻吟著。最誇張的是白潔正跟東子摟在一起親嘴,東子的手在白潔的毛衣里面撫摸著白

潔的乳房,而瘦子卻在后面抱著白潔的身子,一只手跟東子一起在里面摸著乳房,另一只手已經

伸到了白潔裙子里面,在摳摸著白潔的軟嫩的陰部。張敏回身摟著陳三,肆無忌憚的伸出舌尖去

舔陳三的乳頭和胸部。

  “啊……嗯……好舒服……”聽到衛生間里忽然傳來的叫床聲和做愛聲音,白潔和瘦子的率

先交合掀開了淫亂的高潮,陳三剛解開褲子,張敏幾下脫掉自己一條腿上的絲襪和內褲騎了上去

,雙膝跪在沙發上,抓住陳三碩大的陰莖,抱著陳三的脖子,連根吞了進去。長長的陰莖頂的張

敏翻了下白眼,緩了一下,動了幾次開始有節奏的上下套弄,聽著身邊的沙發上的動靜,千千和

孫倩都已經被插進去了,白潔還在衛生間里叫著,應該還多一個男人不知道在哪兒幫忙。張敏連

著套弄了上百下,額頭上已經有了細細的汗珠,卻沒有像和別的男人一樣感覺到腰間的手會抓住

她不讓她繼續動,陳三的持久力明顯是很厲害,張敏此時的心里還不由得感歎,白潔這小妞平時

是真有性福啊。陳三把張敏轉過身背對自己,張敏一條腿站到了地上,一條腿屈在沙發上微彎著

腰被陳三從下面干著,聽到白潔的動靜,張敏看到了可笑又淫靡的一幕,白潔彎著腰,由于腳下

被裙子和絲襪糾纏著,不時地要用手把一下地面,雪白圓潤的屁股翹起著,一個瘦子在后面也是

光著屁股,雙手扶著白潔的腰,粗黑的陰莖插在白潔的屁股后面,腳下褲子糾纏著,兩個人用最

笨拙的方式一步步的走著,每走一步,陰莖在白潔的身體里抽插一次,白潔就輕叫一聲,直到白

潔趴在沙發扶手上,臉幾乎要貼在孫倩正被操著的屁股上,張敏敏感的感覺到白潔進屋之后,屋

里的幾個男人除了正操自己的男人之外注意力都被白潔吸引去了,明顯的操弄的節奏的變緩了,

都在等待著什麽,果然,當張敏跪在沙發上陳三從后面弄進去之后,張敏看到唯一閑著的男人把

陰莖從孫倩的嘴里拿出來,放到了正在趴著的白潔嘴邊,而白潔竟然很熟練的含了進去,沒有絲

毫的抗拒。看著白潔用著自己那天被兩個男人3p的姿勢后面被操著前面給人口交,連張敏的心里

都有了一點嫉妒的感覺,畢竟女人天生就喜歡攀比,即使是在被奸汙的時候,也要比一比誰更招

男人?

  當張敏看到趙總把還沒射精的雞巴從千千身體里拔出來,迫不及待的插進白潔剛剛被兩個男

人射過精的身體,陳三也減緩了抽送的節奏,難道陳三也想去射進白潔的身體里,張敏心里有點

不舒服,使出渾身解數,扭腰晃臀繃緊陰道,終于陳三在自己身體里射了出來,張敏也在陳三的

噴射下來了高潮,抱著陳三強壯的身體,張敏明顯感覺自己還想要,還有強烈的想要男人的欲望

,她知道剛才喝的酒肯定有毛病了。

  回頭一看,果然,白潔仰躺在沙發上,一條腿上還有半條腿挂著薄薄的肉色絲襪,在老二的

身后飄蕩著,另一條腿被老二分開著,正在被老二操著,老二應該是第二次了,因爲趴在東子兩

腿間給東子口交的孫倩用一種非常淫蕩的姿勢翹著屁股,整個濕漉漉的陰部都大方的顯露出來好

像等著男人隨時從后面插進來的樣子,而陰部正有乳白色的液體流出來,千千正給瘦子口交著,

而趙總正在白潔的臉旁邊把軟塌塌的雞巴往白潔的嘴里塞,而有點暈乎乎的白潔半張著嘴,含著

雞巴吸幾口在叫床的時候就會掉出來,急得趙總抓著白潔的腦袋,把雞巴整個塞進白潔的嘴里,

白潔晃動了幾下腦袋,給趙總口交起來,張敏只好趴在剛剛操過自己的陳三腿間,用自己熟練的

不輸給女優的口交技巧玩弄起陳三的陰莖來,對于陳三來說,像張敏這樣有文化有想法的女人真

的好好的玩弄起口交技巧來,陳三還是第一次接受,以前的女人或者被強迫,或者不會,或者會

呢,只想讓陳三快點射精,和張敏這種完全考慮男人感受的,認真的口交起來,加上風騷的眼神

,那種妩媚的風情,和白潔比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一條白色花邊蕾絲的胸罩飛了出來掉在茶幾上,是白潔的,趙總在摸乳房的時候嫌費勁,拽

了出來扔到了茶幾上,一條黑色的褲襪和紅色的蕾絲小內褲一起飄落在了地板上,是從孫倩的腳

上飛落的,而孫倩紅色的胸罩也滾落在沙發上,張敏躺到沙發上被陳三插進來得時候感覺后背有

東西咯著,拿出來一看是一條小小的黑色丁字褲,是千千的,絲襪也在旁邊飄著,看著丁字褲上

那精液和淫水的汙漬,張敏順手扔到了地上,回頭的瞬間看到白潔被男人架起來的腿在自己眼前

飄過,白嫩的小腳透明的肉色褲襪粉嫩的塗著趾甲油的五個小腳趾仿佛都在用力,腳尖上挂著白

潔那條白色透明蕾絲的內褲,通體是镂空的蕾絲花,張敏很想問問白潔,穿的時候毛不露出來嗎

  “啊……啊……啊……”屋里此起彼伏都是女人放縱的叫床聲音,仿佛比賽一樣誰也不輸誰,

一樣的感覺也都放下了矜持,顯露出來了本性。這一次張敏沒有能讓陳三射到自己身體里,中途

換成了那個瘦子,好像也沒有射到自己身體里,但是張敏也有些暈乎乎了。

  離開酒店去房間的時候,張敏一直扶著白潔,感覺這個柔嫩的小美人可是被蹂躏苦了,幾個

小時白潔的身上幾乎沒有斷過男人,有一陣白潔的叫床聲音明顯有點哭腔了,看白潔走路的姿勢

卻更加誘人了,明顯的渾身都在扭動,張敏自己覺得如果看到白潔自己這樣走在馬路上,如果自

己是個男人肯定會按捺不住強奸了她,這小妮子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尤物,呵呵,張敏覺得自己都

有些嫉妒白潔了。

  進了房間張敏看千千進了衛生間,兩個男人在糾纏白潔,自己也跟著陳三趙總進了衛生間,

她倆先給兩個男人洗澡洗陰莖,用奶子給兩個男人搓澡,之后就是口交,當開始性交的時候張敏

看到了讓她羨慕又眼氣的動作,千千站在牆邊,單腿站立一字馬,讓趙總站著抱著她腿操,她還

能跟趙總接吻,而她卻只能像狗一樣撅著讓陳三抱著屁股操,后來勉強站著讓趙總抱著一條腿操

,累的她腿都要抽筋了,卻看到千千雙腿盤在陳三腰間整個上身彎到地面上,隨著陳三的沖動不

斷的坐著起身的動作,看陳三的表情很顯然舒服死了。張敏有點后悔跟千千一起到衛生間來了。

  出來到外面的大床上,張敏幾個人整個欣賞了一番白潔主演的多人大戰,看著被圍在中間的

白潔,張敏心里有點嫉妒也有點心疼,畢竟是自己的好朋友,她不知道自己想替她分擔是因爲對

她心疼還是自己想要男人呢,也許兩樣都有吧。

  淩晨了,天亮了,李岩打了幾遍張敏的電話都沒有打通,要是平時他也就睡了,可是今天因

爲有事想和張敏說,反而是睡不著了,等到天亮了才聽到了開門的聲音,李岩趕緊起來到了門口

,卻發現不是張敏自己還有白潔,可是今天白潔的樣子卻讓李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頭發

雖然梳理過可是長發還是亂紛紛的,臉上明顯沒有洗臉,有著一種好像非常累的那種憔悴,用他

們同志在一起開玩笑的話說就是被幾個老爺們輪奸的啊,毛衣也有著汙漬,裙子更是亂糟糟的皺

著,最可笑的是腿上竟然一條腿上穿的黑色的褲襪,另一條腿上穿著肉色的褲襪,卻不知道早晨

白潔摸黑穿襪子匆忙的穿了一條黑色的卻是壞了的一下斷了半截,順眼發現自己的肉色的在旁邊

,只好穿上了,于是就成這樣了,兩條襪子都沒有穿到腿根,李岩並不知道白潔並沒有找到自己

的內褲,光著屁股回來的。張敏還好,白潔還一身的酒味,因爲白潔沒有時間洗澡就開始被操了。

  看著李岩發呆,張敏趕緊把李岩拽到另一個屋,跟他說:“別管閑事,趕緊起來做飯吧。”

  “咋的了?”李岩好奇的問,心情一下好了很多,都沒有注意自己老婆也是一樣的身上亂紛

紛的,別人的媳婦都這樣,李岩才高興呢、

  “沒事,別瞎打聽了,沒人再跟你說。”張敏搪塞著李岩。

  李岩也就不再問了,心里的八卦用幻想繼續著,可惜他幻想的最終極的可能也要比白潔真經

曆的還要清純一些。

  聽著白潔在電話里騙王申說自己一直在張敏家,李岩心里更是有譜了,這小娘們外邊也有人

了這是。難道社會就這樣嗎,那自己怎麽找不到一個找自己的呢,媽的,還是自己沒有錢,沒有

權,要不白潔這樣的小美人也是能搞到手的,沒錢,沒權,還想要臉,那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哀了

。想起自己以后要是有錢有權了能把白潔這樣的美少婦壓到身子底下那種感覺,李岩竟然覺得自

己都有些勃起了。

  等白潔走后,李岩支支吾吾的把方書記跟他說的話和張敏說了,張敏上次說找人見過方書記

把他的事情給辦了,現在他跟張敏說了方書記的意思,張敏有點納悶,操都操了,這是什麽意思

,想了想就跟李岩說,“老公,這樣吧,有些話我們就不用多說了,我支持你得到這個工作,花

錢還是怎麽樣都可以,你做主,我都聽你的。你跟方書記好好聊聊,有什麽要求就都說明白了,

咱都可以辦。”

  都是聰明人,李岩也明白媳婦的意思,李岩還是不明白應該怎麽和方書記說,難道能問方書

記,你是不是想操我媳婦啊?李岩一個頭兩個大的鬧心,不知道該怎麽處理這件事情,不過如果

方書記真的是要睡自己媳婦,他是認可了,畢竟他和張敏已經說得基本明白了,張敏在外面肯定

是跟男人上過床的,但是李岩也認爲張敏都是爲了工作,爲了這個家多賺點錢,絕對沒有和外面

的人有什麽感情,有了這一點,李岩心里有了一點點的安慰。

  還好,沒有等李岩漲紅著臉去跟方書記支吾,一個中間人來找李岩了,是小王,小王也沒有

什麽虛僞的,直接跟李岩說了,“哥們,我跟你說,你這次真是比我們都強,有機會了,方書記

昨晚說的很明白,讓我跟你說,你要是能讓你媳婦跟方書記,他這次可以保你上去,你到時候可

別忘了兄弟啊。”

  “這,方書記跟你說的?”李岩有些不好意思,雖然小王什麽話都跟他說了,可他這樣的人

還是很不好意思。

  “哎呀,哥們咱誰也別裝了,而且我感覺你媳婦跟方書記可能都睡過了,只是方書記喜歡在

別人家睡別人老婆。”小王稍微頓了頓,“用他的話說,在賓館你睡誰的老婆其實和睡小姐沒有

區別,小姐也是別人的老婆,都是一個洞在弄,就得在娘們家里,那才是睡別人媳婦。”

  李岩有點睜大了眼睛,“這話也是他跟你說的?”

  小王稍微有點尴尬,“有一天在我家喝多了,說的。”小王並沒有說,那天方書記是在他家

喝多了非得讓他在沙發上看電視,他在旁邊操他媳婦,操完了跟他說的這些話。

  “話跟你說完了,怎麽做你自己看著辦吧。”小王說完話有些感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

  李岩在這個時候竟然忽然的豁然開朗,知道怎麽做了,下班的時候去了方書記的辦公室,竟

然毫不支吾的跟方書記說,“書記,晚上沒啥事上我家吃點飯去啊,讓我媳婦整兩個菜,在家喝

點,省的去外邊吃還不方便。”

  方書記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看著李岩,點了點頭,“李岩啊,你還是很有發展的嘛,今天就

不去了,我有點事,明天晚上吧,你啊,回去還得好好準備準備你的材料,你放心,你有這個心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你有這個能力,誰也搶不了你的位置。”

  聽了方書記的定心丸,李岩的心里竟然感覺眼前的方書記簡直就是自己的恩人一樣,絲毫沒

有他是以自己媳婦爲砝碼來跟自己交換的那種感覺。

  張敏聽李岩半遮半掩的說了這個意思,看了看李岩迫切期待自己同意的樣子,心里有一點不

舒服,眯眼冷笑著跟李岩說,“要是我不同意呢?”

  李岩心里一慌,他真的沒有考慮過媳婦要是不同意怎麽辦呢?一下汗都要下來了。

  “你就答應了我去陪那個老東西,你問我了嗎?”張敏故意冷冷的說。

  “媳婦,你不是跟我說咱們什麽都可以答應嗎?我以爲……”

  “你以爲,你以爲我同意你把我當妓女一樣送給人操啊?”張敏故意借題發揮,跟李岩一頓噼里啪啦的臭罵。

  罵夠了,張敏又妩媚的笑了,“老公,你說你媳婦是不是很有魅力啊?”

  “那是那是,我媳婦當然有魅力了。”李岩看有門,趕緊屢杆爬上去。

  “行了,讓那老東西來吧,你可別到時候受不了就行。爲了你,我豁出去了。”張敏一副舍身就義的架勢逗著李岩。

  第二天上午,張敏給方書記打了個電話,張敏很會發嬌對男人,特別是跟她睡過的男人,對她有興

趣的男人,“方哥啊。我老公說要到我家來操我來,人家身子你想怎麽玩就怎麽玩了,干嘛還要這麽糟

蹋人家啊,我老公都不知道你睡過人家了。這麽一整不都知道了嗎?”

  “寶貝兒,你不明白,這樣才有意思,到時候你就知道什麽叫刺激了,在說這樣你家李岩欠你的情

了,以后還敢說你。”方書記老謀深算的說。

  “哼,騷牛子你多準備點子彈,別到時候伺候不了寶貝兒。”張敏毫不客氣的跟方書記打情罵俏。

  “放心吧,寶貝兒,我昨天沒去就是準備今天好好的干你。”

  “呵呵,我等著看你要不硬的,我給你咬掉了。”

  放了電話,在賓館里自己躺著的方書記看著已經勃起的下身,不由得對這個剛弄上手的小少婦更

有了期待,這小娘們和他以前弄的女人可真不一樣,太風騷了。玩就得玩這樣的女人。

  “哎呀,方書記,你看請你來吃飯怎麽還帶東西來啊?”李岩開門看方書記手里還拎著一個袋子

遞給自己,有些詫異,領導怎麽還會給自己送禮啊,今天自己在家就是要給領導送禮的,還是一個大

禮,活色生香的大禮。

  “怎麽好意思空手來啊,呵呵,第一次上門吃飯,要說李岩你不夠意思,也不說早點找我來家里

吃飯。”方書記東西遞給李岩看了眼也迎出來的張敏,“給弟妹帶件衣服,你嫂子從韓國帶回來的,

一次都沒穿,弟妹穿上試試看合適不。”

  張敏偷偷瞪了方書記一眼,說是瞪還不如說是抛個媚眼了,接過衣服並沒有轉身進臥室,而是

等著李岩說話,畢竟李岩還不知道她倆已經暗度成倉過了,下午的時候方書記給她打電話都告訴她

了,讓她換上方書記帶來的衣服,不許穿內衣。她並不知道,方書記喜歡別人的老婆跟這件樣子的

衣服有著很深的淵源,方書記碰到這樣的衣服之后買了五十套各種型號的,準備給五十個少婦穿上

,因爲他第一次看一個少婦穿這個衣服就有了很強的沖動,但是那時候他沒有地位沒有權利,追了

好久也沒有成功,當他終于成功了有了地位和權利的時候,他喜歡的那個女人已經老了,所以當他

看到一樣的衣服的時候他一次買了各種規格的五十套。每次能夠到女人家里去的時候都會帶一套合

適的讓女人換上,來滿足他近乎變態的一種欲望。

  李岩有些隱隱的明白,雖然這個小王沒有跟他說過,但是他也隱隱的感覺到了這件衣服的作用,

他以爲方書記這個意思就是試探他的意思,如果他們同意就換衣服,如果換衣服就是說不同意,他還

暗暗覺得領導的城府真是夠深的了。

  李岩生怕方書記會有點不高興,趕緊回頭對張敏說,“媳婦,快去換上,看看合適不?”

  張敏嗔怪的看了李岩一眼,拎著衣服進了臥室。李岩趕緊給方書記讓到了沙發上,一邊趕緊把

準備好的菜盛的盛,炒的炒,端到桌子上。

  李岩借著忙活的感覺沖減著心里的不安和慌張,他很清楚方書記今天來就是要來干自己的媳婦

的,他會怎麽玩弄自己的媳婦,自己該怎麽說,他會怎麽做,李岩心里都是茫然的,不管自己媳婦

在外面怎麽樣,可是今天要當著自己的面爲了自己的工作被自己的領導睡,李岩心里還是非常難受

,可事已至此,李岩只能不斷的忙活著來減輕心里的酸楚和慌亂。

  方書記一邊觀察著李岩的神態一邊輕松的看著李岩和張敏的家,房子大概有六十幾平米,本來

應該是那種兩個屋帶廚房衛生間的老式布局,因爲就兩個人住,改成了一個是臥室一個是廳,原來

廳的那個臥室的牆和門被打掉和廚房通了,這樣從臥室去衛生間和廚房都要經過廳里得沙發旁邊。

方書記一邊打量著這個陳設一邊想著一會兒張敏這個小娘們就會在自己家里被他玩弄,一想起來都

有些等不及了的感覺。

  酒菜都弄好的時候,張敏從臥室里換好衣服出來,方書記看的眼睛有些直了,他已經看過十一

個女人爲了他穿同樣的裙子,可是今天看到張敏穿這條裙子,方書記有一種以前都白忙活了的感覺

,一件長度到屁股下方的白底帶小太陽黃花的短袖大V領連衣裙,緊裹著身體的款式,張敏的身體

里沒有穿胸罩和內褲,薄薄的絲緞面料裹著白潔豐滿的身材,挺挺的乳房乳型清晰的顯示出來,並

不纖細但是絕不臃腫的腰下面滾圓肥大的屁股幾乎要把裙子撐得要開線的感覺。裙子下是裹著黑絲

襪的兩條長腿,雖然在家里,張敏還是按方書記的要求換上了方書記帶來的一雙黑色尖頭漆面細金

屬跟的高跟鞋,在屋里走起路來由于鞋跟高就這幾步也扭出了萬種風情。不說方書記看著欲火難耐

,連李岩都有點受不了了這種誘惑。

  改裝后的餐廳是把廚房弄到北陽台上擠出來的,空間很狹窄,李岩很懂事的讓方書記和張敏坐

在了一側,自己坐在側面方便拿菜,畢竟今天他倆才是主角,酒喝得是張敏帶回來的五糧液,好酒

濃厚醇香,李岩一邊頻頻敬酒一邊自己也是不斷的干杯,他更想把自己先喝醉,就什麽都不用想了

,她倆愛怎麽弄怎麽弄吧,眼不見爲淨,可是奇怪的是,每天他喝點就醉,今天喝了半瓶多竟然還

是很清醒,眼角的余光掃到坐在方書記另一側的張敏神色有點仿佛是春意盎然的感覺,方書記的左

手也一直在桌子底下沒有拿上來,不由得有些好奇,假裝把筷子掉到地下,俯下身去撿,在桌子底

下,李岩看到了他想到也沒有想到的一幕,他的媳婦緊裹著屁股的裙子其實都褪到了屁股上邊,黑

色的絲襪竟然是吊帶絲襪,而自己的媳婦根本沒有穿內褲,竟然是光著屁股坐在椅子上,而且一條

腿是搭在方書記的腿上,雙腿是叉開著的,而方書記沒有拿到桌面上的手原來是伸在張敏黑毛叢生

的下體里玩弄著。

  等到李岩起身的時候,分明的看到了兩個人正在親嘴看他起身匆忙又不怎麽在意的分開,李岩

從薄薄的裙子面料下都能看出張敏的乳頭已經硬了起來,胸罩也沒有帶,李岩起身后假裝有些喝醉

了,起身去衛生間,胃里有些不舒服,爲了給兩個人真實的感覺,他把手指伸到喉嚨里扣弄了幾下

嘔吐起來,清醒的頭腦卻清楚的聽到張敏高跟鞋在木地板上走到臥室的聲音,他知道正戲開始上演

了奇怪的是心里並沒有多少的難受,反而有一種輕松了的感覺,可能最難熬的是等待的那種感覺吧。

  從衛生間出來李岩躺在了沙發上打開了電視,今天他竟然一點醉意都沒有,也沒有困意,竟然

分外的清醒,能清晰的聽到屋里張敏和方書記的嬉笑和親嘴的聲音,包括兩個人在床上翻滾的聲音

,李岩有一種想去看一看的沖動,還是覺得有些心理不舒服,就那麽躺著看著快樂大本營的表演,

卻什麽聲音也聽不到,耳邊都是屋里的聲音。仿佛就在耳邊一樣傳到他的耳朵里。

  “嗯,不要親了,受不了了,別咬……嗯……”

  “寶貝兒,都濕成這樣了,想不想要大雞吧操你。”

  “想,快來吧,難受死了。”

  “別脫,就這麽穿著,鞋也別脫,你穿這身太騷了。”

  “啊——你今天怎麽這麽大?”

  李岩一愣,一邊知道方書記應該是插進去了,一邊明白兩個人果然不是第一次做愛了,一瞬間李

岩心里有點五味雜陳的感覺,他也不知道方書記今晚是要玩一宿還是干兩次就走,聽著屋里的兩個人

開始了有節奏的呻吟和抽送,李岩有點受不了了,畢竟這是自己的妻子,相愛了三年的妻子,正在屋

里穿著騷到極點的衣服被自己的領導壓著操,他有些承受不了這種感覺了。

  想了想,李岩悄悄的開門出去,到外面轉轉去吧,畢竟眼不見爲淨吧。

  李岩不知道去哪里才好,一個人去網吧瞎聊了一個小時的天,也不知道說什麽,反正就是在聊天

室里拼命的罵人,逮誰罵誰,踢走就還重新進,就是發泄。

  一個小時后,李岩回到家里,開門進屋他就知道他回來錯了,那兩個人並沒有尴尬,反而是他感

覺尴尬,方書記赤裸裸的坐在沙發上,張敏還是那件裙子,裙子已經就是纏在腰間了,赤裸著乳房和

屁股,黑色的吊帶絲襪,黑色的高跟鞋,正騎跪在方書記赤裸裸的腿上,下身赤裸裸的插著方書記的

陰莖,雙手抱著方書記的脖子,下身上下的套弄著,方書記抱著張敏的腰,親吻著張敏跳躍的乳房,

兩個人下身交合的聲音清晰的回蕩在屋里。

  張敏聽到了李岩回來的聲音,她還以爲李岩出去不會回來了呢,心里有點尴尬,畢竟在自己老公

面前和別的男人這樣做愛還是心里有些接受不了的,不過她也明白,既然都這樣了,要是李岩還過不

去這個坎對他們倆都不是什麽好事情,也就沒有回頭還是投入的和方書記做愛。對于她這樣做事充滿

目的性的女人,做事就是爲了達到目的,現在也是一樣,今天的目的就是要伺候好方書記,那麽就不

考慮別的,反正這是你李岩讓我做的。干嘛要假假咕咕的弄得夾生大家都不高興呢。

  李岩不知道自己該座哪,屋里只有那個沙發,兩個人在用著,他只好走到餐廳假裝給自己倒了杯

水。方書記故意裝作沒有看見他,拍了一下張敏的屁股,“寶貝兒,起來,趴著來。”

  張敏哼唧了一聲,從方書記身上下來,轉過身雙手扶在沙發靠背上,玫瑰紅色的齊耳短發在她低

頭的瞬間披散下來,裹著黑色絲襪的修長雙腿微微叉開,白嫩的屁股都露在外面,黑色的吊襪帶在腿

的兩側清晰醒目的透露著難以掩飾的性感,卷曲的裙子覆蓋的腰腹成一個優美誘人的曲線向下彎曲著

,黑色的高跟鞋更是讓雙腿成了一個性感筆直的線條,李岩回頭的瞬間從他的角度都能看見張敏屁股

下邊那濕漉漉的陰部和沾到抽插出來的淫水造成的成绺的陰毛,這樣的性感的媳婦,李岩自己也沒有

看到過得到過,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媳婦還能這麽性感這麽風騷,怪不得說別人的媳婦好呢,原來媳婦

也是在別的男人面前更能顯示出自己的性感和風騷呢。

  本來應該不好意思的兩個人沒有不好意思,反而是李岩不好意思的裝作收拾餐桌偷偷的用眼角看

著連燈都沒有關的兩個人,方書記赤裸著身子那個陰莖正堅硬的翹起著,雙手撫摸著張敏的屁股,輕

松的對準了濕滑的陰道口,在張敏啊的一聲呻吟中,長長的陰莖消失在了張敏的屁股后面,張敏的身

體向前一傾,李岩看到張敏右腳的高跟鞋鞋跟離開了地板,方書記雙手抱著張敏的腰,下身開始大力

抽送,可能也是爲了在李岩面前顯示自己的性能力,大抽大拽,干的啪啪直響,弄得張敏雖然在李岩

面前也是忍不住的呻吟不止,仿佛大海中飄零的小船被弄得飄來蕩去,雙腿已經沒法站的筆直,膝蓋

頂在了沙發坐墊上,屁股翹起的更高,雙腳的鞋跟都離開了地,只有尖尖的鞋尖有一點站在地板上。

  聽著屋里淫亂的聲音,兩個人的皮膚撞在一起的啪啪聲音,那根粗長的陰莖抽送自己媳婦身體的

啪啪聲音,自己媳婦按捺不住的呻吟和叫床,他能聽到張敏的下身的濕潤程度,仿佛是在水袋中抽送

的聲音都傳了出來,李岩並沒有像那些色情小說里說的有一種興奮勃起的感覺,反而是一點欲望都沒

有的感覺,有一種說不清楚的茫然和不舒服感覺,腦袋里一片空白,看著眼前快速的晃動呻吟的兩個

人都沒有了什麽感覺和意識,默默的慢慢的收拾著廚房和餐桌,眼睛和耳朵卻清晰的能感覺到兩個人

的動作和聲音。

  張敏躺在了沙發上,穿著高跟鞋的兩只腳在空中翹起晃動著,男人的屁股在她兩條黑絲裹著的雙

腿間啪啪的起伏著,李岩能感覺到張敏已經被干的來過幾次高潮了,現在已經是意識有些模糊只知道

追求性愛和情欲的狀態了,頭頂在沙發背上,精心修飾的齊耳燙彎的玫瑰紅色短發在這麽激烈的性交

之下也沒有多少淩亂,豐滿有些厚重性感的嘴唇被親吻的紅豔豔的,眼睛閉著張著嘴紅嫩的舌尖不斷

在嘴唇中伸出來,仿佛一條要瀕死的魚一樣不斷的嬌喘著呻吟著。

  “啊,哎呀……”李岩聽到張敏的呻吟和尖叫,不由自主的回頭一看,方書記剛剛重重的插了張

敏兩下,一下拔出來那水淋淋紅彤彤的大陰莖,此時的陰莖高高翹起,顯然方書記忍耐了要射精的沖

動,用大雞吧在張敏的肚子上打了兩下,坐在沙發上拍了一下張敏的屁股,“來,寶貝兒,你坐上來

。”

  “死鬼,你要折騰死我啊。”張敏說著起身,剛好眼睛和李岩對視了一下,被弄得已經渾身都是

欲望和性感的張敏眼神中全是妩媚和放蕩的迷亂,看著李岩的時候,張敏還是眼神中有了一絲不自然

和尴尬, 畢竟自己穿著這麽放蕩的衣服在自己家的沙發上,在自己老公的面前放縱的做愛,躲閃了老

公的眼神,張敏跨坐在方書記的身體兩側,手扶著方書記的陰莖放到自己的下身,緩緩的坐下去,已經

非常敏感的下身充實進來粗硬的陰莖,張敏按捺不住發出一聲誘人的呻吟,“嗯……”

  看著張敏騎坐在方書記身上,那粗長的陰莖消失在張敏的屁股下面,看著張敏雙手自然的抱著方

書記的脖子,雙腿屁股和腰配合著一種非常娴熟的姿勢開始上下套弄,看著張敏的熟練放縱的動作,

李岩知道他倆還從來沒有這樣做過,張敏什麽時候學會的自然是不用多說了,說真的感覺到這個,李

岩的心里有了一絲輕松的感覺,仿佛張敏這樣做讓他更覺的可以接受了的一種感覺。

  “啊……啊…嗯……哦……,要……射嗎?射吧!”張敏感覺到方書記的腿和把著她腰的手都有

些用力,對男人非常了解的張敏馬上感覺到了方書記的變化,一邊呻吟著一邊問方書記。

  方書記沒有說話,但是粗重的喘息和全身繃緊的感覺讓張敏感覺到精液要爆發時候的男人那種緊

張力量。張敏大幅度的抽送了兩下之后,把方書記的陰莖深深的頂到自己的身體深處,嬌喘著伸出舌

尖和方書記親吻,雙腿跪跨在方書記的身體兩側和腰肢快速的扭動而不是剛才那樣起伏,只是把正在

發射和膨脹的陰莖頂在自己身體深處摩擦擠壓。

  李岩聽到屋里兩個人粗重的喘息和張敏那種放縱到極點的呻吟和沙發不堪重負的呻吟聲音,李岩

看到兩個人那種肉緊的狀態,他也明白方書記在射精,在射精在自己媳婦的身體深處,李岩心里有一

個深深的地方忽然疼了一下,疼疼的一下。

  李岩木然的洗完碗筷的時候兩個人已經結束了戰斗回到臥室去了,李岩看著激烈過后的沙發上的

褶皺和水漬,那種男女交合分泌的特殊的味道在空氣中飄蕩著,幾團皺皺的衛生紙扔在茶幾上,上面

清晰的有著那黏糊糊的液體,不知道兩個人是誰擦的哪個位置,李岩把紙團扔進了垃圾桶,木然的躺

在沙發上還可以清晰的聞到張敏夾雜著香奈兒五號的那種少婦誘人的體香,每次張敏情欲上來的時候

身體都會有這種濃厚迷人的香味,以前張敏是沒有這種誘人的香味的,可是現在李岩聞著這種香味都

不由自主的有了沖動。

  方書記並沒有走的意思,李岩只好躺在沙發上看著聲音調的很小的電視,耳朵不由自主的豎起來

聽著屋里的動靜。

  “啊……啊……嗯……噢……”伴隨著床被壓迫的聲音和張敏的呻吟聲,又一次的戰斗又開始了

,李岩不由得想起了小王跟他說的方書記在李亞玲家能干一宿的話了,看來真的不是虛假傳說啊。

  迷糊中,李岩不知道什麽時候竟然睡著了,一夜就這樣過去,早晨脖子硬硬的李岩在清晨的清冷

中醒了過來,剛醒來的刹那李岩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片刻才從迷茫中醒過來,想起來屋里還有個男人

在和自己的老婆睡在一起,而這時他也聽到了屋里方書記的鼾聲,心里一陣痛,不過很快理智讓他想

起了自己該做什麽,悄悄的開門出去買了早點回來,進屋張敏悄悄的從臥室里出來,披著半身的睡衣

,光溜溜的露著長腿和半個屁股,李岩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老婆,雖然還沒洗臉沒化妝,可是張敏

臉上那種光澤讓李岩有點心酸,那種妩媚風騷在臉上清晰的體現著。

  張敏也有些尴尬的看著李岩,沒說話,李岩把手里的早餐放在桌子上,沒回頭說了句,“我先去

上班了,你多睡會兒吧。”

  轉身開門走了。